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必须向七个男人求婚怎么破!_第166章

小说下载:必须向七个男人求婚怎么破!作者:龙柒更新时间:2016-10-28点击:

七道游魂先后进入到他身体里,再睁开眼,他记起了一切,也彻底完整了。
   狼狈不堪的七世,寂寞孤冷的万万年,还有在魔界的不停寻找与等待……
   夜剑寒想想在魔界的纠缠不休,忍不住笑了笑,他凑近楚暮云,低声在他耳边说道:“你费尽心思的谋划算计,可其实只要你是你,我就一定会爱上你。”
   哪里还用那般坎坷?
   楚暮云睁开眼的时候,颇觉神清气爽,心里爽,身体爽,精神也就爽了。
   他从床上坐起,一抬眼却看到端坐在木椅上,一身华服,姿容艳丽,眉间一点儿朱砂痣的青年。
   青年默不作声地看着他。
   楚暮云眨了眨眼:“小烟?”
   沈水烟盯着他:“我不开心。”
  
   第271章
  
   楚暮云:你都把我艹的下不来床了,还不开心是闹哪样?
   当然楚总不会这么说,他从床上坐起来,前前后后琢磨了一下。
   沈水烟也不动,只坐在那儿看着他,黑眸沉沉的,倒是很撑得住。
   楚暮云光溜溜地睡在里面,此刻坐起来被子滑下,大片肌肤裸露出来,趁着深色被子,竟像是泛着光一般,好看的有些过分。
   沈水烟喉结明显滑动了一下,他昨晚根本没SHE,看到楚暮云睡过去,夜剑寒那怂包就拔出来了,他现在还憋着呢,难受。
   很好……更不开心了。
   沈水烟死死盯着楚暮云,楚暮云却已经走下了床,光着身体也不觉羞涩,大方得很,这姿态反而更撩人了。
   沈水烟默念了一段清心咒才忍了下来。
   楚暮云却直接弯腰吻了吻他,暧昧道:“昨晚没爽?瞧你这欲求不满的样子。”说着就隔着层层衣裳握住了沈水烟那笔直的大家伙。
   沈水烟恶狠狠地瞪着他:“放开!”
   楚暮云贴着他耳朵尖吹气:“别担心,昨晚累了,现在休息好了,来继续?”
   沈水烟霍然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楚暮云有些不满,怎么自己还比这小心矮了?
   沈水烟黑着脸说:“去把衣服穿好。”
   “啊?”楚总一脸茫然,不搞了?
   沈水烟深吸口气,干脆自己拿来衣服,给他东一件西一件地穿好。
   楚暮云看着他低头时露出的白皙脖颈,心中一痒,吧唧亲了一口。
   沈水烟整个都被电了一下,抬头却仍是对他冷眉冷眼:“给我做饭去。”
   楚暮云:“……”这到底是在闹哪出?
   沈水烟矜持地坐在木椅上,尖尖的下巴微扬,声音很是好听:“我要吃鱼。”
   楚暮云以为他最想吃的该是他,这剧本不太对吧。
   沈水烟见他不动,又恼了:“欠我的,生生世世来还,现在就反悔了?”
   楚暮云:“好好好。”他吻了吻他,笑着又说道,“等着,给你做冰翅鱼。”
   这是旧世界的一种特产海鱼,当年的沈水烟就特别爱吃,楚暮云最受不住他这爱撒娇的小脾气,前辈子被哄的那叫一个团团转,因为捕猎太多,差点没让这鱼就此绝种。
   这住处随他心意变幻,不多时就出现了一个全现代化的厨房。
   楚暮云忙活了一阵子,便端出三盘鱼,红烧、清蒸、油煎,三个口味三种特色。
   沈水烟脸色这才好看了,他坐在餐桌前,修长的手指拿起了竹筷,夹起一块尝了尝,整个人却顿了一顿。
   楚暮云问道:“怎样?”
   沈水烟没出声,其实他根本尝不出味道是什么样的,一口鱼肉进到嘴里,咽下喉咙,那些求而不得的过往记忆像潮水一样铺天盖地袭来,卷的舌尖发苦,胸腔发酸,又哪里还尝得出味道是怎样的?
   可是都过去了,沈水烟没抬头,只强压下了眼眶的热意,囫囵吞枣一般的将三盘鱼都吃光。
   楚暮云坐在他面前,说道:“慢些吃,急什么。”
   沈水烟不理他。
   楚暮云笑了笑又道:“以后日子长着呢,你看吃,我天天给你做。”
   这下沈水烟却猛地抬头了。
   楚暮云眨眨眼。
   沈水烟道:“只准给我做!”
   楚暮云:“……”
   沈水烟任性道:“不准给他们做!”
   他在一提醒,楚暮云才想起来……好像……他炸过夜剑寒的厨房……
   虽然当时是故意的,但现在似乎不幸穿帮了。
   沈水烟又补充了一句:“尤其不准给夜贱寒做。”
   楚暮云讪笑了一下,不太好接话。
   沈水烟盯着他,又开始作妖了:“来吧,有些话该说一下了。”
   难得的楚总有些懵圈。
   沈水烟声音凉凉的提醒他:“杀了你,你是不是就属于我了?”“赢了跟我走,输了还要跟我走。”“对不起,现在才来接你。”“我欠你,用生生世世来还……”“我爱你,从一开始到现在,都爱着你。”
   他竟是将昨天楚暮云跟夜剑寒说的话都重复出来了。
   楚暮云顿时有些哭笑不得:“你不是都知道了。”他确定了,这几个是记忆共享的,大概感官也是互通的,毕竟是一个人,但性格却因为极漫长时间的演化而无法彻底融合,不过这样也没关系飞,反正他就是他。
   沈水烟不满道:“不行,要当着我的面说。”
   楚暮云抬手施术收拾了桌子,走近他,深情款款道:“小烟,以后只看着我,只想着我,只爱我一个人,好吗?”
   沈水烟因为是坐着,微微抬头就落进他那情深似海的眸子里,顿时心脏狂跳。
   楚暮云又说道:“我也只看着你,只想着你,只爱你。”
   他是在逗他,故意说着他爱听的话,但沈水烟还是控制不住胸腔里那热流的急速流窜。
   楚暮云拿起他的手,按在了自己的心脏处,非常认真地说道:“如果它背叛了你,你便亲手毁了它。”
   沈水烟猛地起身,将他压在了桌子上便急切地吻了上去。
   这回倒是日了个爽。
   楚暮云起来的时候,后背有些酸疼,这桌子太硬了,硌得慌。
   沈水烟终于被哄得眉开眼笑,抱着他亲了又亲,像是终于得到了心爱之物的孩子,眉眼间的天真信赖让人心脏发软。
   楚暮云想想他受的那些罪,自是一百个顺着他。
   要说这一群人里,最会讨赏地绝对非沈水烟莫属。
   他仗着这张脸,又仗着嘴巴甜,哄得楚暮云一个劲地对他说情话,怎么腻歪怎么来,其他几个在心里暗骂不要脸,可其实都跟着十分受用。
   如此胡天海底了几天,楚暮云觉得自己即便是个神也该睡一觉了,便哄着沈水烟道:“来抱抱,睡一会儿。”
   沈水烟听他这柔软的声音,顿时进了被窝,将他箍在了怀里。
   楚总多自立自强的一人啊,这像抱小孩的姿势让他怎么睡?不过见沈水烟高兴地一脸明媚,楚总一心软,索性就任他抱着了。
   他实在是有些累,一睡竟睡了一天一夜。
   再醒来,发觉自个儿没被沈八爪鱼给死死抱着还挺欣慰,这小子长进了啊。
   一抬头便看到了披了件外衣,靠在床头随意翻着话本的莫九韶。
   楚暮云:“……”
   莫九韶合上书,眸子微垂,眉眼间全是温柔:“醒了?”
   楚暮云说:“醒了。”
   莫九韶问:“睡得好吗?”
   楚暮云直接来了句:“我爱你。”
   莫九韶明显怔了怔。
   楚暮云却是很有先见之明的,为了自己老腰着想,他有必要尽快放大招,能用嘴哄住绝不用腰……
   莫九韶扬了扬眉,一个清浅的笑意飘在了形状好看的唇边,他轻声说道:“别怕,我知道分寸,你这些天累到了。”
   楚暮云默了默,他总有种沈水烟下次出来会继续作妖的不好感觉,莫九韶这话的深意太明显了吧?摆明了在讽刺沈水烟的‘不懂事’。
   楚暮云谨慎地没有接话,莫九韶用行动表明了,一个成熟稳重的恋人和那种爱撒娇的小屁孩是多么多么的不一样。
   莫九韶为楚暮云准备了丰盛的早餐,全是他爱吃的东西,满满一桌,色香味俱全,拍个照发微博,估计能被点赞点到爆炸。
   见他这么用心,楚暮云也只好把那句“我们并不需要吃饭”这话给咽了下去。
   楚暮云尝了尝。
   莫九韶微笑问道:“好吃吗?”
   楚暮云自是回他:“很好吃。”
   莫九韶笑了笑:“喜欢就好,以后天天给你做。”
   这话是轻描淡写的,但楚暮云几乎能看到炸成烟花沈水烟……
   楚总:讲真的,你们都是一个人,这么自己吃自己醋,真的没问题吗?
   可惜了他理亏,这会儿只能生生忍住了,一律选择顺毛摸。
   莫九韶与沈水烟先后出现真是让楚暮云体会了冰火两重天。
   这z性格差别算是很大了,沈水烟直白不藏事,高兴就是高兴,不高兴就是不高兴,为了让楚暮云哄他,甚至还自己主动给他提示。
   但到了莫九韶这里就不一样了,这家伙多能装?是在演技上最能和楚总抗衡的人格了。
   所以楚总得好好揣摩这位的心思,是真高兴还是假高兴,是真大度还是在吃醋。
   好吧,大度是不可能的,一直在吃醋,从未停下来。
   楚暮云被莫九韶正儿八经的‘照顾’了几天,两人过得倒是非常充实,莫九韶博学多识,在很多问题上都爱钻研有悟性,如今找回了所有记忆,更是对旧世界和魔界都有独特的‘见解’。
   楚暮云听了这些见解,豁然开朗,原来还可以这样玩,傲慢同学你果然不愧为一代坑人宗师。
   在有仇必报的中心思想下,楚暮云和莫九韶投缘契合得羡煞旁人。
   虽然在这对坑人夫夫的脑洞下,旧世界越发水深火热……
   但怪谁呢?自己做的孽好好受着吧。
   让楚暮云非常意外的是,莫九韶竟然真的没和他做,让他正儿八经地休息了好多天,直到又换人了。
   一袭黑衣的紫眸男子薄唇微扬,开口第一句便是:“如果我记错的话,似乎你还欠我一次求婚?”
   楚暮云:“……”
   他好像真的……没有对晏沉求婚。
  
   第272章
  
   修为高就是好啊,换个人格接着换个模样,顺便还能换身衣服……
   不过想来也是,比方说沈水烟的审美和莫九韶那就是两个极端,一个华丽张扬,一个清淡素雅,楚暮云稍微脑补了一下莫九韶穿沈水烟衣服的模样……
   不好,要笑场。
   他清了清嗓子,看向面前的黑衣男子。
   莫九韶是一身素白,晏沉是一袭深黑,他肤色是偏冷色调的白,眸子又是很漂亮的紫色,在加上深色衣服,鲜明的对比下,只让人觉得他疏冷遥远,不太好接近,尤其那薄唇微扬,笑中都带着丝寒凉。
   楚暮云自是不怕他,他只是很心疼。
   因为莫九韶的缘故,晏沉是第一个被冷漠对待的,常年苦等一个人的寂寞造成了他骨子里的不安,同时还因为那潜意识里属于莫九韶的记忆而隐约觉得楚暮云是很温柔和包容的。所以为什么要对自己这样呢?
   是他表现的不够好吗?是他不够努力吗?于是更加拼命地修行。直到最后晏沉才知道,不是他的缘故,他做再多都没用,只是因为楚暮云心里已经有了人,容不下他。
   于是不安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