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必须向七个男人求婚怎么破!_第151章

小说下载:必须向七个男人求婚怎么破!作者:龙柒更新时间:2016-10-28点击:

,接着整个人都慢慢冷了下来。
   前头这些是‘顺应逻辑’,看着这记忆的楚暮云很清楚,自己和莫九韶会走到这一步,而后头却是那样的‘不可理喻’。
   本该浓情蜜意厮守终生的两人,却因为楚暮云的忽然冷淡而变得一塌糊涂。
   他给了莫九韶一切,却又将他推入了深渊。
   他滋养出莫九韶的骄傲,却又残忍地将其剥离。
   他给了他最美好的‘爱情’,却又毫无缘由的把他丢弃。
   这样的做法实在太过分了,任谁也不可能接受。
   莫九韶更是不明白不清楚不懂得,明明一切都很好,从一开始到现在都好极了,他甚至幻想了天长地久,可一觉醒来却天翻地覆。
   楚暮云像是换了一个人,冷淡、漠然、刻板,甚至是残酷的。
   他在他爱上他之后不允许他爱他。
   他在他只要他之后不允许他想要。
   他只愿意与他厮守生生世世,他却告诉他:不行,你不可以。
   为什么?莫九韶不停地问,放下了尊严去问,可是得不到答案。
   因为他……只想让他优秀出色,学会这一切,却不想给他爱情。
   既然这样,为什么要给他一场梦?
   莫九韶在愤怒、质问、哀求之后变得沉默寡言。他只能接受一切,他给他蜜糖,他欢喜的吃下,蜜糖里掺了毒药,他也只能生生受着。
   因为从一开始,他就只有他,所有的一切都是他给的,他想让他高兴,他便像个傻子一样开心着;他想让他绝望,他就只能像个懦夫一样哭泣。
   自始至终,是他主宰这一切,他不再施舍于他了,他收回去了,那他就只能被丢下。
   莫九韶终归是接受了,可慢慢地,他发现了‘真相’。
   他对他好从来都不是因为他,他给予他一切也从来不是因为他。
   当所有虚假的甜蜜褪去,浮出水面的真实残酷的让人眼前昏暗。
   他在透过他看着别人,他在试图把他按照一个模子,教导成另外一个人。
   不是不爱,是因为他不是他所爱的人吗?
   莫九韶沉寂下来的心因为这个认知而偏执疯狂。
   心目中的神变得如此面目可憎,可心底那浓烈的爱意却丝毫不减。
   既如此……他要渎神!
   楚暮云回神后,眉心紧皱着。
   已经很确定这不是梦了,而是真实的记忆。
   毕竟这次他可没‘睡着’。
   不过莫九韶在生门中有看到这么多吗?应该是不可能的。
   楚暮云出着神,却听莫九韶忽然说道:“在生门里,我看见了师父的容貌。”
   说着他看了看楚暮云。
   晏沉心脏微颤,也跟着看了过去。
   楚暮云和他们对视,面无表情。
   莫九韶却轻缓的笑了:“师父……和阿云竟是长得一模一样。”
   晏沉的瞳孔猛缩。
   楚暮云却在心中想着:不对,他不是他们的师父。
   晏沉厉声道:“你到底在说什么?”他是质问莫九韶的。
   莫九韶却忽地弯了弯唇,笑道:“你不妨再开一次生门,也许你也会看到‘师父’。”最后两个字,他刻意加重了语气。
   忽然间,很早之前在楚暮云心头一闪而过的念头彻底清晰了。
   生门、兽神、塑魂草。
   晏沉他……
   楚暮云周身皆被寒意笼罩。
   电光火石间,金石碰撞地震天声响惊醒了所有人。
   楚暮云猛地转头看去,却心脏猛地震颤着。
   缠斗的战局竟然这么快出了结果。
   凌玄的猩红长枪直直地刺向沈水烟的胸膛,沈水烟面色苍白,长发向后飞扬,他的唇瓣却一片艳红,那是……被血迹染红的颜色。
   “凌玄!”楚暮云厉声道。
   凌玄却扬起了唇,笑着:“输了就该死,这才是战斗。”
   说着,他猛地用力,将那贯穿了沈水烟胸腔的武器蛮横地拔出!
   瞬间,浓浓的鲜血淌出,黏稠炽热,烫的人眼睛发酸。
  
   第246章
  
   凌玄是下了死手,直接震碎了沈水烟的防御,那长枪的角度也刁钻至极,蛮横地贯穿了心脏,是真正的致命一击。
   楚暮云看得很清楚,他知道,沈水烟必死无疑。
   理智上,他其实没必要去救他,已经攻略结束,生死有命,谁能管的了谁生生世世?
   可其实这个‘理智上’的念头压根没在他脑中浮现,楚暮云已经抬手布下了舍身阵。
   不能让沈水烟死,已经没办法回应他的感情了,总不能让他这样死了。
   他动作极快,但有人的动作比他还快。
   不是通晓阵法的莫九韶,而是谢千澜。
   凌玄会出手杀了沈水烟,谢千澜功不可没。
   倒不是说他和凌玄联手了,而是坏在他自始至终都在和沈水烟联手。
   其实想让这战斗和平结束,只要他们任何一方帮着凌玄来打压另一个,那么这战斗便不疾而终。
   凌玄杀了很多人,但他从来都不是为了杀人而杀人,而是战斗。
   公平的,势均力敌的战斗,他拿自己的命和人拼,最终的胜利果实也是别人的生命。
   这样的结束,是一种尊重,是对敌人的尊重。
   所以若是谢千澜甚至是沈水烟,不管谁来偏帮凌玄,让势均力敌的二对一变成碾压式的二对一,那么凌玄都会失去战斗的兴趣。
   他们都懂,可是他们不肯,他们都想置对方于死地。
   谁死都行,总得有人见血!
   而现在……被完全激起了战意的凌玄捕捉到了空隙,重创了沈水烟。
   沈水烟活不了了,凌玄和谢千澜都一清二楚。
   谢千澜从得知这个信息之后便目不转睛的盯着楚暮云。
   所以当楚暮云将将要施展舍身阵,谢千澜便快速出手,生生拦了下来。
   楚暮云拧眉,声音瞬间降到底了冰点:“放开。”
   谢千澜执拗地桎梏着他:“我不会再眼睁睁看你用一次这鬼东西!”
   楚暮云猛地抬头看他:“那你就别杀了他!”
   如果这声音里的愤怒和揪心也是假的,那这个男人也太可怕了。
   莫九韶、谢千澜都拿不准,可是晏沉却眸色极度暗淡。
   楚暮云没有伪装,他是真的……很在意沈水烟。
   沈水烟已经是个‘弃子’,完全攻略成功了,还有什么利用的价值?
   可是楚暮云想都没想地便要为他去死。
   哪怕他的生命是无限循环的,但舍身阵夺取的从来都不只是生命,他会索取更多的东西,而那些东西,是谁都无法估量的。
   楚暮云自然是知道的,可他仍旧做出了选择。
   沈水烟的生命在急速流逝,拖得越久舍身阵索取的报酬越多,如果时间无限延续下去,代价超过楚暮云所能给予的,可能就会阵法失败。
   而谢千澜不打算放开他!
   莫九韶不能指望,晏沉……楚暮云心头一跳,后背的寒意已经浸湿了衣衫。
   夜剑寒,别出来!
   然而他的声音没办法传出去,打破这僵局还是夜剑寒。
   他早就潜伏在周围,目睹了整个过程,这么关键的时候,他自然不会再等下去。
   楚暮云是不希望沈水烟死的,而他也不想让他死。
   活着还能慢慢忘记,死了的话才真是记在心间,一辈子都无法抹掉了。
   夜剑寒现出身形,在场的没人意外,但若细看的话,能分辨出晏沉眼底那一闪而过的笑意。
   楚暮云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夜剑寒说:“别用舍身阵,我能让他不死。”
   夜剑寒走近了沈水烟,掌心轻遥,一股股虚渺轻飘的东西从他指尖拉扯而出,它们似是极不愿意离开他,那黏缠的姿态到后头甚至带了些撕心裂肺的绝望滋味。
   修罗域中聚集了大量的灵魂,而这些残缺的魂魄是夜剑寒赖以生存的根源。
   夜剑寒沟通了修罗域,用着以魂引魂的方式缠住了沈水烟的魂魄,让他一直稳稳地留在这身体里。
   接着他又拿出了伤药和疗伤的丹药,给沈水烟服用了。
   诚然这方式比舍身阵效果差得多,也只能勉强吊着沈水烟的命,可也足够了,只要不死,之后慢慢养着,沈水烟总会好起来的。
   可楚暮云却没办法放下心来。
   夜剑寒不该出来,谢千澜不该拦他,这时候他用了舍身阵才是最好的局面。
   因为他放弃一条命,救的不只是沈水烟。
   而现在,已经晚了。
   晏沉忽地看向楚暮云,眸子像是一块珍贵的紫碧玺,深深浅浅中带着股魔力,似是在吸纳着人的灵魂。
   他笑了笑,对着楚暮云轻声道:“不要救沈水烟。”
   一句话让楚暮云紧绷了后背。
   晏沉温声说着:“让他死。”
   楚暮云眯起了眼睛,眸中的视线冰寒刺骨。
   晏沉却不急不慢地问道:“阿云,你不听我的话了吗?”
   这话里的引申含义太明显了。
   求婚,他在用这两个字逼迫楚暮云。
   夜剑寒转头看向楚暮云,黑眸里一片深邃。
   楚暮云看了看身边的谢千澜,轻声道:“放开我。”
   谢千澜迟疑了一下,楚暮云厉声道:“放开!”
   他这冷然的神态猛地触动了谢千澜的神经,他几乎在自己都没意识的情况下,松开了手。
   得到了自由,楚暮云活动了一下手腕,慢慢地看向晏沉,一字一顿道:“我知道你想做什么了。”
   他这话沉静到了极点,可是却让晏沉心脏猛地一震,但他面上还是一副温和模样:“阿云,我是帮你达成心愿。”
   楚暮云说:“我负了他们,可总不能再害死他们。”
   晏沉嘴角的笑容微僵,声音终于冷了下来,却执拗地说道:“我是在帮你。”
   楚暮云看着他,眸中的情绪同他的声音一样稳:“我做下的事,无论是因为什么缘由,我都会承担起后果。”
   晏沉沉声道:“但他们绝不会放过你。”
   “这也不是你杀了他们的理由!”楚暮云盯着晏沉。
   晏沉眸子微黯,冷笑道:“得不到,还不如死了。”
   楚暮云脑中嗡得一声,这话竟是像是重音一般,不断地回荡在他脑海中。
   ――得不到,还不如死了。
   ――我只想要你。
   ――为什么要这样逼迫我。
   ――你真的没有心。
   ――如你所愿。
   脑中混乱的声响中,楚暮云感觉到了一阵强烈的拉扯感,是源自灵魂的拉扯,这是……
   零零:“咦,怎么会突然就换身体了?”
  
   第247章
  
   零零说的话,楚暮云几乎听不清楚。
   虽然每次复活的感觉都不太好,但哪次都没有这次这么别扭。
   不是痛但很难受,好像被打散了重组一般,活着死了然后再活过来,这短暂的时间里,楚暮云经历了一场被压缩的死与生。
   说不清多久之后,楚暮云终于适应下来。
   他问道:“零零,怎么回事?”
   零宝宝重复了一句:“嗯……换了个身体……可是我什么都没干…>_<…”
   楚暮云顿了顿。
   换身体……死了?怎么死的?
   不是零宝宝选择的身体,那么……
   楚暮云缓口气,试图让大脑放松,让自己冷静下来。
   可只要想起照梅山上的情景,他便没办法平静。
   晏沉何止是吞噬了暗夜,更是吞噬生门。
   难怪他一直虚弱,楚暮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