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必须向七个男人求婚怎么破!_第137章

小说下载:必须向七个男人求婚怎么破!作者:龙柒更新时间:2016-10-28点击:

他在外头等他。
   楚暮云想得更多一些,以沈水烟现在手中掌控的讯息,只怕稍微冷静一想就能察觉到莫九韶此行的目的。
   如此一来,他必然是猜到了楚暮云在雾清宫中。
   让沈水烟知道了,他还跑个蛋蛋!
   楚暮云半点儿停留没有地想要离开雾清宫,可到底是晚了。
   当沈水烟的符张开,覆盖住整个宫殿的时候,楚暮云便停下了一切动作。
   不能再走,而且要把他准备了半个月的离开渠道全毁了。
   若是被沈水烟发现他想离开,那才真是坐实了。
   而只要他不想离开,也许还可以再忽悠忽悠。
   一切都发生在瞬息间,他们的决定也都下的极快,围观全程的零宝宝满脸懵逼:“好像……发生了什么?”
   楚暮云来不及和他解释,因为他所在的房门已经推开,一身华服的男子逆着光站在门前。
   两人对视,楚暮云反应极快,他面上有些惊讶,但紧接着就恭敬地半跪在地,垂首低声道:“尊上。”
   沈水烟因为背着光,神色是根本看不清的,只见他伸手,直接迫楚暮云起身,一个拥抱便是满怀。
   这是个紧到让人窒息的拥抱,隔着繁琐的衣饰,可也像是能听到他的心跳一般,那么快,那么剧烈,那么的热……
   楚暮云心中微叹,面上却是纹丝不变的,声音中的慌乱是自然而然的:“尊……尊上?”
   沈水烟松开他,对着他的唇便急切地吻了上去。
   他们好久没有亲吻了,沈水烟夜夜活在失去沈云的噩梦中,陡然触碰到了本人,心中的狂喜已经压倒了一切,什么理智,什么冷静,什么克制,全都烟消云散了。
   他只想占有他,只想拥有他,只想用尽一切方式,哪怕是违背道德底线的,也要把他留在身边。
   失去太可怕了,等待也太可怕了,没有尝过的人都没有办法想象他此时的心情。
   沈水烟急切地索吻,楚暮云在短暂的怔愣后,开始小心翼翼地回应――有些笨拙、生涩,掺杂着卑微与忐忑,藏着一丝丝喜悦的回应着。
   他这样的动作却像一桶凉水,兜头浇在沈水烟头顶,让他体会到了什么是透心凉。
   那一瞬间,涌上他心头的是:这不是阿云,他搞错了,他白高兴了,他在短暂的希望之后迎来的是让人崩溃的巨大绝望。
   楚暮云其实也是有些心疼的,他的娇气小少年虽然性格长歪了,但模样还是他最喜欢的,这么虐他,有些于心不忍。
   可惜……不做戏到底,怎么能走得了。
   他很明显的感觉到沈水烟的热情熄灭了大半……
   就在楚暮云以为沈水烟‘当真’的时候,沈水烟松开了他的唇瓣,透过屋内昏暗的光线,他的声音带着毫不掩饰的哀求:“阿云,不要骗我了好吗?”
   楚暮云眸中恰到好处地闪过一丝茫然。
   沈云只觉得心脏都被绞成了一团,但他还是强撑着说道:“不要躲着我,你想做什么我都不会拦着你,哪怕……哪怕你要去见凌玄。”
   楚暮云仍旧安分守己地扮演着沈慕云,可心里却微颤了一下。
   沈水烟与他额头相抵,慢慢地像是在自我割裂着心脏一般的艰难地说道:“我会帮你的,无论你要做什么,我都可以帮你。”
   “只要……别再丢下我了。”
   楚暮云清晰地看到了他漂亮的眼角落下的泪水。
   顺着光洁的面颊滴落在华丽的衣裳上,晕染出如墨一般浓郁得化不开的痛苦和绝望。
  
   第221章
  
   能让沈水烟说出这番话,哪怕是做戏,都是很不可思议的事,毕竟以贪婪的性情,是他的就是他的,无论是什么样的情况,怎样的形势,都要是绝对的属于。他眼里容不得半点沙子,所以他这样说着,已经是对他自身的极大挑战。
   而且楚暮云很清楚地感觉到,沈水烟并没有在骗他。
   他说的是真的。
   可是他却不能答应。
   如果和他说这话的人是夜剑寒甚至是莫九韶,楚暮云也许就直接摊牌,两人各取所需,谈一下合作的相关事宜了。
   可面对沈水烟,楚暮云不能。
   因为他太了解沈水烟,太了解他的本性。
   他现在冲动之下说出的话是真心实意的,但若是真的亲眼见到他去和其他男人有纠缠……不说更过火的事,单单是对视、言语,一点点亲昵的动作只怕都会让沈水烟无法控制,进而做出过激行为,扰乱局面。
   沈水烟是个不稳定因素,而楚暮云不会和这样的不稳定因素谈合作。
   极短暂的静默之后,楚暮云有些茫然地开口:“尊上……阿慕不太明白……唔……”
   他话没说完,沈水烟已经凶狠地吻住了他,这与之前那急切地充满了情感的索吻不同,这个吻囊括了愤怒、不甘,巨大的悲痛和深沉的失望,他泄愤一般的粗暴地吻着他,手上的动作也极度蛮横。
   讲真的,日天日地的楚总有点儿怂,这踏马不会又要被艹死吧?
   沈水烟显然是气急了,他非常确认这就是阿云,可是他都这样卑微了,都这样哀求了,都已经连自己的底线都放弃了,他却还是这样冷漠,还是用一副茫然不知的模样来刺激他。
   为什么……为什么要对他这样残忍?
   为什么那些美好的记忆只有他一个人不停的怀念着?
   为什么……只有他深陷其中,摆脱不了这个魔咒?
   楚暮云被动的承受着,除了不安和惶恐外,却是没有半点儿反抗的。
   进到这雾清宫的人,谁不仰慕沈水烟?
   所以他现在所展现的都是合情合理可圈可点的。
   可就是太合情合理了,才死命地戳人心窝。
   沈水烟完全被心底的暴戾给侵蚀了,他满脑子都是阴暗负面的情绪,幻想了三千年的相遇,得到的却是他的相见不相识,他愿意接受一切,愿意背离原则,可他却仍是不肯给他机会,连一次都不肯!
   他到底做错了什么?到底哪里惹得他这样折磨他?就因为他杀了谢千澜吗?就因为……他其实更爱着谢千澜吗?
   可怕的妒火在胸腔里燃烧,那露骨的独占欲再也找不到压抑的理由,沈水烟猩红着眼睛,只恨不得将身下的人拆骨入腹,镶嵌在自己的灵魂里,才能够得以满足。
   楚暮云低声哀求着,沈水烟却根本不想听,这些虚假的作态,这些伪装出来的模样,他到底怎样才能撕破这些,到底怎样才能触碰到他的心……
   ――他没有心。
   突兀的四个字如同烫金一般的亮在了他的脑海里。
   沈水烟怔了怔,忽然间停下了一切动作,他从那紧致的地方抽离出来,看着身下人满身的狼狈,心痛的无以复加。
   “阿云……”沈水烟的嗓音颤抖着,恍惚间似乎像个做错事的孩子,“我到底该怎么办?”
   “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对我?为什么无论多少次,你总是要推开我?”
   沈水烟低头,埋在了楚暮云的脖颈间,感受着他脉搏的跳动,心却浮浮沉沉,像是在冰海上飘荡,没有丁点儿安全感,且随时会被那些尖锐的冰块刺伤。
   沈水烟不再言语,他就这样拥着楚暮云,身体微微颤抖着,炽热的液体在见不得人的地方流淌着,是从心底涌出,却进不到另一个人的心里。
   楚暮云怔怔地,眉眼间所有的情绪都淡去了,他没有任何动作,只这样任由沈水烟抱着,可恍惚间,却有种强烈地熟悉感涌上了心头。
   这很莫名,熟悉的莫名其妙,重合的莫名其妙。
   可那份沉重却实实在在的,压在了心尖上,让人生出了几分惶恐和不安。
   这是对未知的不安,是为逐渐失去掌控的事态而惶恐。
   可是楚暮云很清楚的感觉着,一切都没失控,一切都在可控制的范围内。
   但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绪?
   楚暮云在心里轻声唤道:“零零……”
   没人回应他。
   忽然间,一片触不可及的空茫扑面而来,那让人难以忍受的感觉又从记忆最深处蔓延上来,是一团团白雾,什么都看不清,什么都不存在,他眼睁睁看着,可怕的孤寂是渗透在灵魂各处的,无从抵抗,也不能抵抗。
   楚暮云沉默着,一瞬似一生,失去了时间观念后,极短暂也成了永恒,遥无止境,空洞乏味,却不能不继续。
   “阿云……”
   一声颤抖地呼唤让楚暮云陡然清醒过来。
   他看着沈水烟,眼睛不眨地盯着他。
   卸去了伪装,那双黑眸幽深似海,似能直接贯穿肉体,直视灵魂。
   沈水烟怔了怔。
   楚暮云拉近他,对着他微颤的唇吻了上去。
   这是一个主动的,热烈的,强势的吻,像是忍耐了许久,压抑了很久,终于不想再束缚,完全放纵的吻。
   很快沈水烟便回神,他回吻他,两人激烈地像是熬过了冬季迎来了新生的野兽,疯狂索取着,占有着,宣示着对彼此绝对的主权。
   一点即燃,最疯狂地性爱都不足以描述此时激荡的情绪。
   天旋地转,不顾一切,哪怕生命只剩下这最后一瞬了,也想要继续下去,想要做完这些不该做却又想要做的事。
   然而……一声闷响,地动山摇下,将所有的旖梦都彻底击垮。
   楚暮云暗沉的眸子逐渐有了光辉,他看着摇晃的房顶,心神归位。
   到底在做什么?
   楚暮云闭了闭眼,再睁开,已然完全恢复。
   沈水烟敏锐地察觉到了,他抬头,看见的是一双冷漠无情的眸子。
   半点儿情欲都没有,似乎刚才的一切只是他的黄粱一梦,醒来一切都没有了。
   外头响起一个嚣张至极的声音:“雾清君,凌玄诚意登门,为何要闭门不见?”
  
   第222章
  
   这是从宫殿外传来的声音,却像是响在耳边一般。
   虽未见到人,但只是声音却已经让人看到了那肆意不羁的红发男人。
   楚暮云完全冷静下来,他看着沈水烟,轻声问道:“要继续吗?”
   他们还在做着最亲密的事。
   沈水烟静静地盯着他。
   楚暮云微微侧头,缓声道:“小烟,对不起。”
   沈水烟听到他这句话,只觉得讽刺到了极点,他低头,发狠地咬在他露出的白皙脖颈上,尝到了鲜血,留下了痕迹,却还嫌不够,怎么能够?!
   不知所谓的一千年,彷徨难安的三千年,相遇后的不肯相认,最终只换来这三个字,他怎么能甘心?
   楚暮云一动未动,任由他折腾,可是一双眸子却像是离开了身体,在极高的地方淡漠的看着他。
   看着他失态,看着他发疯,看着他沦陷在无妄的感情里,狼狈不堪。
   沈水烟的心底升起了难以言说的屈辱感,这不是此时此刻被给予的,这是很久很久,无数次绝望和痛苦的挣扎徘徊中,被给予的。
   如果杀了他,他会属于他吗?
   沈水烟心底全是些毫无理智可言的疯狂念头,可他无比悲哀的知道,没有用,杀了他,只是给了他逃走的机会。
   可是……他又困不住他。
   强势地夺取之下,沈水烟内心所体会的却是难言的无助感。
   一生一世只在意这一个人,连活着的意义都和他绑在一起了,可是这个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