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必须向七个男人求婚怎么破!_第128章

小说下载:必须向七个男人求婚怎么破!作者:龙柒更新时间:2016-10-28点击:

要心疼的。
   想想那穿着红花绿袄的小家伙,想想那跳水把自己摔碎的蠢萌……
   楚暮云叹口气,有点儿认可暴食辣鸡的那句话了。
   ――你这养孩子的毛病得改,养一个歪一个。
   最近的零宝宝关禁闭关的懵懵懂懂:“咦?求婚没成功吗?”
   还以为楚总该搞定暴食大大了。
   楚暮云说:“今天可以了。”
   零宝宝:“~(RQ)/~啦啦啦,太棒啦!”
   楚暮云:“……”
   谁说一养一个歪?零宝宝这不没歪吗?所以不是他养的方式不对,而是根黑苗才歪!
   楚总再度从自家蠢萌系统身上得到了安慰(……)。
   他略微缓了缓,起身去找了自己的乾坤袋,里面的东西君墨大多都没动,按部就班的摆着,在大堆食物的旁边放着不少酒。
   这都是楚暮云的存货,他虽不贪杯,却也挺喜欢。
   修为高的时候身体也好,这些酒虽烈,但他酒量大,基本从未醉过。
   可今非昔比,这身体荏弱,想喝醉还是很容易的。
   楚暮云留心挑了几坛味道绝佳的。
   那酒都是陈年佳酿,打开坛子便向外飘香味,真勾的人食指大动。
   楚暮云嘴角轻扬,斟满酒杯后微微一抿,心情好了很多。
   不过他今天是‘买醉’的,所以不能这么开心的品酒,还是牛饮来得更快一些。
   尝了一两杯之后,他就开始拿着酒壶灌酒了。
   这酒本就烈,这般大口下肚,不多时酒气上涌,人就有些迷糊了。
   零宝宝及时释放了‘绝对清醒’,楚暮云也就瞬间醒酒。
   只是精神上冷静了,身体却还是一副醉态,面颊上飞起薄红,一双冷静的黑眸更是攀上了水汽,一片迷人的雾蒙蒙。
   夜小寒就守在外面,他很早就闻到了香浓地酒气,只是他没敢进屋,可在外头待着也是心焦得很。
   阿沐一定心里很难受吧……只是想到这点儿,他就恨不得打死自己。
   直到屋里哐当一声。
   夜小寒终于忍不住了,他推门进屋,满屋的酒香像突破了禁锢一般,急速向外涌动,那味道浓的让闻到的人都微醺了,足以见得……这酒有多烈!
   楚暮云斜靠在木椅中,宽大的衣袖滑到了手肘处,白皙的小臂透着一股薄红,勾着酒杯的手晃啊晃的,姿态慵懒性感。
   夜小寒只看了一眼,便觉得浑身上下都窜过了一阵热流。
   他强压下这股邪火,走过去说道:“阿沐,你喝多了。”
   楚暮云轻笑了一下,仰头将杯中酒饮尽,因为动作太随意,那酒顺着嘴角流出,划过脖颈,流淌出让人血脉喷张的光泽。
   夜小寒喉结耸动了一下,却硬生生避别过了视线:“你身体不好,别这样喝酒。”
   楚暮云忽地将酒杯按在了桌子上,啪地一声之后,他抬头盯住了夜小寒。
   夜小寒被他看得心脏猛跳。
   楚暮云睫毛轻颤了一下,溢满了水汽的眸子似乎随时会落下泪水:“你嫌弃我。”
   夜小寒怔了怔。
   楚暮云弯唇笑了笑,却满是自嘲与苦涩:“你一定是嫌弃我了……”
   夜小寒连忙开口:“我怎么可能会……”
   “阿墨。”楚暮云轻声呢喃出这个名字,嗓音里全是化不开的痛苦,“我到底该怎么办?”
   夜小寒整个人都僵住了。
   楚暮云却毫无所觉,他拉住了夜小寒的衣袖,仰头看他,神态间流露出罕见的脆弱与无助:“我还有什么资格留在你身边?”
   “我还有什么资格爱你。”
   “阿墨,我原谅不了我自己。”
   “但是……”楚暮云终于忍不住,一大滴泪水从眼角滚落,哽咽道,“我真的不想离开你。”
   “我想和你在一起……”楚暮云似是说不下去了,他嗓音紧涩到了极点,每发出一个音节都像是受尽折磨,“我想成为你的伴侣,我想和你一生一世……”
   夜剑寒是真没想到,他会来这一手……
  
   第205章
  
   这剧本太完美,即便夜剑寒能和夜小寒说悄悄话,却也阻止不了。
   因为楚暮云从一开始说的就是“阿墨”。
   他没骗夜小寒,他‘醉酒’后真情流露,满心满肺都是自己的心上人,他顺应了夜小寒的思维,展现了一个内心苦闷,因背叛恋人而痛苦绝望的形象。
   这甚至还契合了前些天他说过的话。
   他说:我会离开君墨。
   并不是他想离开,而是不得不离开。
   因为他的不忠,早就失去了一生一世的资格,早就失去了伴侣之间最基本的信任。
   他厌恶自己,痛恨自己,可是却又无可奈何,因为发生的事他反抗不了,甚至还拖下水两个人。
   早上的时候,是他‘邀请’了夜小寒,事后夜小寒自责愧疚到恨不得杀了自己,但楚暮云又何尝不是?
   他神智是迷糊了,可结束后却清清楚楚记得一切。他口口声声说着要回到从前,要和夜小寒做朋友,可意乱情迷之时却又……
   夜小寒很痛苦,楚暮云只会更痛苦。
   他的这些感觉,夜小寒根本是感同身受,所以看到这样失魂落魄的楚暮云,他怎么能放任不管?
   夜剑寒连一句话都没法说,说楚暮云在演戏?呵呵,谁信?说楚暮云是在诱导他?动机是什么?说楚暮云早上根本是故意的?嗯,最没资格说这话的就是他这个始作俑者了。
   不得不说,楚暮云算计的太妙,丁点儿破绽都没有。
   似乎这个男人只要狠下心来,便没什么是办不到的。
   果然还是操之过急啊,应该继续扮可怜。
   虽说这里输了一招,但夜剑寒也捕捉到了极为关键的东西。
   比如……楚暮云需要一个‘承诺’,一个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可笑承诺。
   为什么呢?当真是只是喜欢收集吗?
   夜剑寒不这么觉得,他很期待隐藏在这一切之下的真相。
   诚如夜剑寒所想,这个状态下的楚暮云,夜小寒是绝对抵挡不住的。
   少年满眼痛苦之色,却不想让醉酒的楚暮云更加伤心。
   既然被当成了君墨,那就……是君墨吧。
   能这样安慰一下他,哪怕是承受着钻心蚀骨之痛,也心甘情愿。
   夜小寒拥住了楚暮云,视线温柔得动人心弦:“阿沐,别这样说自己。”
   得到了回应的楚暮云明显怔了怔,他看着夜小寒,眼睛一眨都不眨,可那大滴的泪水却无声地滚落。
   夜小寒心疼得几乎不能呼吸,他抬手拭去那温热的水痕,缓声道:“你是我的爱人,阿沐,我想和你在一起,你是我唯一的伴侣,我……”他微微顿了下,薄唇轻颤着,说出了那萦绕了整颗心脏的话,“我爱你。”
   楚暮云满眼的不可置信。
   夜小寒终于忍耐不住,他垂首吻住了他,轻柔的,舒缓的,压抑着那如海浪般汹涌的感情,只希望、希望不会吓到他。
   “阿墨……阿墨……阿墨……”楚暮云失控地唤着他的名字。
   夜小寒微微笑着,只是苦涩弥漫了那黑曜石一般的眸子:“我在这。”
   “你……不嫌弃我。”
   “永远都不会。”
   “你仍想与我结为伴侣。”
   “生生世世,只要你不离,我不弃。”
   楚暮云眼中的喜悦毫无遮掩,那其中充斥的情感满到了让人看着都心慌的程度。
   他捧住了夜小寒的脸颊,着迷一般地用力吻了上去。
   这一夜,夜小寒见到了一个全然不同的阿沐。
   一个深陷爱河,一个完全放开,一个真真正正让人着迷发疯的男人。
   夜小寒就像濒死的鱼,为了这最后一滴水源而拼命索取,哪怕很清楚的知道这是一杯毒性满溢的鸩酒,却也义无反顾地畅饮而下。
   饮鸩止渴,清醒着堕入万丈深渊。
   楚暮云睡了过去,夜小寒冷静且细致地清理了一切,然后默默地出了屋子。
   夜剑寒:“何必呢?”
   夜小寒不出声。
   夜剑寒:“得不到心也可以得到人嘛,日日守着夜夜看着,总有一天他便只会想着你了。”
   夜小寒:“滚!”
   夜剑寒也不着恼,只若有似无地笑着。
   零宝宝醒来的特及时:“哇塞!终于搞定了最难的暴食大大!”
   楚暮云给累到了,天赋异禀了不起啊,这么年轻就这么能折腾,从这点来看,那一大一小是一个人没错。
   零宝宝还在汇报成绩:“傲慢get,贪婪get,色欲get,懒惰get,暴食get,只剩下妒忌和愤怒没求婚啦!”
   攻略完成指日可待,本宝宝好兴奋(~ ̄ ̄)~。
   楚暮云睡了一天,隔日倒是神清气爽。
   他试着运功一周,发现已经能够蓄积气力,看来是在逐渐康复了。
   算算日子,君墨还有五六天就要出关了。
   因着那天的事,夜小寒一直安静极了,虽还留在这里,却像个隐形人一样,根本不会和楚暮云碰上。
   楚暮云对他有些愧疚,但理智些考虑,当断则断才是最好的。
   若不是为了攻略,他绝对不会招惹像夜小寒这样的孩子。
   给不了对等的爱情就别去给予希望,这是很不负责任的。
   对夜小寒、君墨、凌玄,他都是有愧疚的,可惜感情这东西……不是他不想回应,而是他没有,所以也只能从其他方面给予补偿了。
   虽然这些补偿的用处不大,但聊胜于无吧。
   难得的是,这些天夜剑寒竟没再出现。
   楚暮云知道,只要夜小寒不休息,夜剑寒就没办法占了这身体。
   大概是不想再让楚暮云难过,所以这孩子拼死抑制了夜剑寒的出现。
   在自己坑自己这条大路上,暴食同学的功力向来是无人能及。
   六天后,一道彩霞映天,竹林整个都笼罩在五彩霞云中,漫天异象预示着奇物降临。
   还魂丹……大成了!
   楚暮云心下高兴,眉眼也尽是喜悦之色,远远在外头的夜小寒看到,只觉得五脏六腑都在绞痛着。
   君墨终于出关。
   七七四十九天的不休不眠,终于创造了这震惊世间的奇迹。
   银发男子刚刚沐浴过,在惊天异象下,只见那发如月华,肤似霜雪,容貌精致的如同天神降临,拖着宽大的长袍,行走间似是云雾环绕。
   夜剑寒:“你不争,他就是别人的。”
   夜小寒远远看着拥吻在一起的两个人,面无表情。
  
   第206章
  
   正所谓小别胜新婚。
   君墨和楚暮云分开这么多天,再见面当然少不了一番缠绵亲热。
   夜小寒却在外面站了一夜。
   寒冬腊月,大雪纷飞,正是冻的人瑟瑟发抖的时候。夜小寒只穿了一件单薄外衣,少年挺拔的身型恍若青松,此刻双肩落满了雪,白色与玄墨对比,极冷的色调彰显了他内心的冰凉冷寂。
   屋内却是热情似火,晕黄的灯光外泄,落在廊前清月下,生出了一地旖旎曼妙。
   其实这房子的隔音效果极好,虽只有一墙之隔,却什么声音都听不到。
   可夜小寒却似是听到了男人放纵的喘息声,那性感的嗓音忘情的诉说着浓炙爱意时,才是真正的天籁之音。
   醉酒那天晚上,对夜小寒来说是一场梦,当时的美梦,事后的噩梦。
   如果没有那一夜,他不会知道深陷爱河的阿沐是什么样子。
   如果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