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必须向七个男人求婚怎么破!_第95章

小说下载:必须向七个男人求婚怎么破!作者:龙柒更新时间:2016-10-28点击:


   推不倒的话,要猪脚干嘛?
   当然是有法子的,主角童鞋费尽心思,在几十万字的铺垫摸索下才终于找到了打败夜剑寒的办法,但在楚暮云这里,也不过是念头微动而已。
   毕竟是爸爸,儿子的身世什么的,还有谁比他更清楚?
   夜剑寒凭借着‘吞噬’的能力风光无限,但其实他背后到底遭遇了什么,知道的人几乎没有。
   他诞生自修罗域,某种程度上来说,他和凌玄的遭遇有异曲同工之处。
   凌玄在那阵法之上沉睡了数千年之久,夜剑寒则在修罗域中遭受了几千年的折磨,不限于身体更多的是精神上的。
   最后,小狼犬好运的碰上了凌沐,被救出来不说对方还愿意付出千年艰辛只为换他自由,哪怕这情意并没表面上那么真挚,可对于凌玄来说,却是毫不掺假的――他最后选择回到阵法,完全是心甘情愿的。
   反观夜剑寒,他受的罪比凌玄多得多,可最后却是自己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许诺了一个无法解脱的承诺,交换到了短暂的自由。
   即便来到人世,他因为体质原因也从未过上哪怕一天正常人的生活。
   无休止的捕猎和反杀,无穷尽的尸骨遍地,无限制的被人恐怖和惧怕……
   他没有家人,没有朋友,没有任何亲近的人。
   他付出了巨大的痛苦换来了想要的自由,可摆在他面前的却并非甜果,而是一个腐烂的散发着恶臭的发酵物。
   活在这个世界上,自始至终都孤身一人。
   夜剑寒想要知道这是为什么,想要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样,因为这个执念,所以他承受再大的折磨也不肯选择死亡。
   楚暮云太了解他的心理了,所以他句句话都在往他心窝上戳。
   夜剑寒说:……执念太深未必是好事。
   楚暮云回他:我和你是一样的,若是没了执念,还活着做什么?
   修罗域,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楚暮云也不清楚。
   但只要走进那里,他就可以占据主导。
   夜剑寒诞生于修罗域。
   楚暮云和夜剑寒离开了凌云宗,路上夜剑寒问他:“你知道修罗域是什么吗?”
   楚暮云回答他:“承载了世间所有绝望、痛苦、悲哀……这些负面情绪的地方。”
   夜剑寒笑了下:“你可真有趣。”
   楚暮云没出声。
   夜剑寒是在问他却又似是在自言自语:“我很好奇,你为什么知道这么多?”
   楚暮云给了他模棱两可的一句话:“活得太久,知道的也就多了。”
   夜剑寒不再言语,只是转头看向他:“你既然知道修罗域是什么地方,那就该明白进去之后会遇到什么吧?”
   楚暮云点头道:“明白。”
   夜剑寒微笑:“如果你走不出来,我是不负责的。”
   楚暮云说:“如果我出不来,那么交易作废。”
   夜剑寒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楚暮云明白,这家伙还在审读,还在做最后的观察和判断。
   缜密、谨慎、多疑,还实力强大。
   楚暮云想想夜剑寒的遭遇,也就能理解他为什么会是这样的性格了。
   如他所说的,修罗域是个虚渺的存在,怎么进入无人可知,如何出来,夜剑寒是唯一一个走出来的。
   修罗域聚集了无可计数的负面情面,是源自各个种族,在死前所爆发出的强烈情绪。
   大多是痛苦的,悲哀的,无妄的,或者是愤懑和怨怒的。
   毫无疑问的,这都是普通人的精神无法承受的庞大的悲观情绪。
   夜剑寒曾被困在里面很久,时间不可考究,能知道的只是他从有意识起就存在于这样一个黑暗漩涡之中。
   每日承受、体会、品味着的都是巨大的精神刺激,这样多的负面情绪无时无刻不再想着要将他侵吞,可若是真能被吞噬反而没所谓了,可怕的是他一直保持着绝对的冷静和自我意识,因此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硬生生受着。
   硬要比喻的话,大概就是眼睁睁看着自己被凌迟,一片一片肉的切下来,痛苦的生不如死却连昏迷过去都办不到。
   过度的冷静和自持,有时候是一件极度可怕的事。
   夜剑寒是什么时间从修罗域走出来的根本无人知晓,但楚暮云知道他付出了什么代价。
   他作为收割者的身份行走在世间,吞噬的灵魂尽数回归到修罗域,不断填充着里面的绝望和悲恸,日以继夜地催使它越发庞大。
   而每隔一段时间,夜剑寒都需要回到一次修罗域,交还捕猎的灵魂,承受翻倍的痛苦,也借此延续自己的生命。
   是的……他需要修罗域才能继续活下去。
   虽然不知道这样活着的意义是什么,但他想要活着,因为他要找到根源。
   找到让自己不断承受折磨的根源。
   夜剑寒看向楚暮云:“准备好了吗?”
   楚暮云说:“可以了。”
   夜剑寒笑了下,掌心摊平,只见一股缠着血丝的黑芒向外涌出,盘旋而上的速度极快,最终在空中形成一个漆黑且狰狞的漩涡。
   看一眼都让人心生惧意,更不要提是走进去了。
   夜剑寒观察着楚暮云的神态。
   楚暮云眼底闪过了一丝几不可察的心疼。
   及时捕捉到的夜剑寒轻轻笑了一下:看来这家伙的确是知道的很多。
   楚暮云深吸口气,做足了心理准备,但当真正进入修罗域后,他还是差点被其中疯狂阴骘可怕的情绪给撕咬的完全恍惚。
   楚暮云:“绝对清醒!”
   零宝宝在他话音落下的瞬间就释放了辅助技能。
   即便是绝对清醒了,楚暮云还是用了很长时间才平静下来。
   进入修罗域的瞬间,他的精神就像是一叶扁舟遭遇了狂风骇浪,那巨大的灾难能轻易将他绞成粉末,连丁点儿都不剩。
   仅仅是这么短暂的时间,楚暮云的精神便有些失控,真的很难想象夜剑寒的那数千年是怎么过的。
  
   第147章
  
   楚暮云慢慢平静下来,虽然面色仍旧不太好看,但相比他承受的痛苦来说,已经非常了不起了。
   夜剑寒嘴角溢出笑容:“厉害。”
   这赞许轻飘飘的,甚至带着些揶揄的味道,但楚暮云并未着恼,他见着夜剑寒的面不改色,甚至可以说是云淡风轻,心里是真服了。
   修罗域中不是只有夜剑寒生出了自我意识,但能够撑着活下来的却有且只有这个男人。
   想要攻略一个心智这样坚定地男人,楚暮云明白,不用些非常手段是绝对没可能的。
   楚暮云压制着脑中混乱的悲鸣、惨叫、绝望和痛苦,努力让自己保留着该有的冷静判断力。
   如果说在外面他与夜剑寒的交手已经是伯仲之间,但进到修罗域,他随时都可能被完全碾压。
   毕竟一个早就适应了,一个还需要分散大量的精神力才抵御。
   楚暮云深吸口气,集中注意力四处观察着。
   修罗域是一个未知空间,应该是存在于妖界的,但真正在什么地方却没法判断,夜剑寒身为收割者有进入此地的‘钥匙’,但其他人想要进来却是想都别想的。
   当然也没人会想来到这个鬼地方。
   这里与外面没什么区别,似乎只是妖界无数荒漠中的一处,浅紫色的天空,一望无际的荒原,寸草不生之地总给人一种空旷到寂寥的孤冷感。
   当然也有不同之处,这空气里盘旋着无数灰蒙蒙的东西,有的是团状的,有些是条状的,有的小如绿豆,当然也有像座山一样盘踞一处的大块头……
   楚暮云知道这是些什么,这正是修罗域的本源,代表着认世间数之不尽的负面情绪。
   一想到夜剑寒也是从这些灰蒙蒙的雾气演化而来,他不禁觉得有些好笑。
   夜剑寒随手勾来了一缕黑雾,只见他指尖轻划,那东西就落到了楚暮云的肩上。
   瞬间他就笑不出来了。
   鸽子蛋大小的一小簇,竟然有这样可怕的冲击力!
   楚暮云凝神,靠着强大的意志力将其驱逐。
   夜剑寒指了指远处那山一样的大家伙,说道:“有一阵子我被它抓住了……”
   话没说完,楚暮云都感觉到了一阵刺骨的寒意。
   那东西比这鸽子蛋大了估计得数万倍计,被那东西笼罩住……到底有多可怕还真是任何言语都无法描述了。
   楚暮云轻吁了一口气:“修罗域名不虚传。”
   夜剑寒看向他:“已经来到这里了,你想让我看什么?”
   楚暮云已经差不多适应下来了,他说道:“我得找找。”
   夜剑寒说:“这里我非常熟悉,你只要大体描绘一下……”
   “你肯定是没见过的。”楚暮云笃定道。
   夜剑寒扬眉:“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
   楚暮云忽地转头,对着他笑了下:“放心,你绝不会失望。”
   他这笑容很舒心,眉眼舒展后的情绪倾泻有种额外抓人的魅力。
   其实他不需要刻意做什么――这个人只要站在那里,不需要说话,不需要介绍,单单是与其对视,望进那双眼睛里都有种扼杀人感官的冲击力。
   他应该是知道的,所以他往日里会收敛一下,做出各种各样的伪装来迷惑他人。
   这些伪装非常成功,让接近他的人毫无所觉,甚至会被其深深地吸引,可若是他心情好了,将伪装卸下,只稍微露出一点儿真面目,那强烈的惊艳感便足以让人彻底沉沦。
   夜剑寒盯着他出神,他很想知道自己的身世,可现在他也很想看清楚暮云。
   这男人背后的秘密若隐若现,他仅窥得了一点儿便被完全吸引住,那股想要撕开一切看到真相的欲望像猫爪一样轻挠着他,真是心痒得厉害。
   楚暮云遵循着记忆中的设定开始探索修罗域。
   《魔界》中主角被抓进修罗域,经历了整整七年的磨砺,在几乎要疯狂的时候,他终于发现了这地方的突破点。
   修罗域与夜剑寒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他们几乎是共生的。
   夜剑寒在外界是打不败的,而在修罗域中他更是不死之身,可是……修罗域却并非没有破绽。
   这地方到底是怎么形成的不可考,但有一个致命的弱点是,他需要无数负面情绪来维持空间的存在。
   为什么要维持?这说明其中是有个平衡点的。
   一个需要绝望、悲恸、哀戚来压制的存在。
   这东西到底是什么?
   主角用了数年时间,终于找到了……
   楚暮云有这段记忆在,自然不用这么长时间,他对照摸索,走了约莫六七天的时间,终于看到了那夹缝中的一道白芒。
   陡然看到这地方,夜剑寒怔了怔:“这里……”
   楚暮云打断了他的话:“需要你的一滴血。”
   夜剑寒犹疑地看着他。
   楚暮云说:“我知道你从未见过。”
   夜剑寒:“整个修罗域任何地方我都了然于胸,这地方我是来过数次的,但绝对没有看到过这一束白芒。”
   楚暮云是不能给他解释的,所以只说道:“一滴血,我让你看到这修罗域的本源。”
   夜剑寒眯了眯眼睛。
   楚暮云神态平静地看着他:“你在害怕?”
   夜剑寒说不明自己的心情,但这一瞬间,他的心脏的确是微颤了一下,仿佛交出这一滴血,一切都会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