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必须向七个男人求婚怎么破!_第50章

小说下载:必须向七个男人求婚怎么破!作者:龙柒更新时间:2016-10-28点击:


   谢千澜嘴角微扬,长腿一迈,赤着身子便下了床。
   光着脚站到地上,长发散落在腰间,衬得肤色极白极细,简直像发着光的珍珠般美好精致。
   真的是非常性感的身体,再配上他那艳丽的容貌,楚暮云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小腹有些灼热。
   谢千澜凑近了他,似乎想要吻他。
   楚暮云皱眉转头。
   谢千澜顺势在他的耳尖上舔了舔:“爽过了就不认人了?这样可不好。”
   楚暮云被他弄得身体明显轻颤了一下,昨晚的记忆太清晰了,那股余热似乎还在血脉里流转,让他轻而易举就被点燃。
   但是不能再放纵了。巨大的意志力觉醒,楚暮云硬生生后退了一步,冷着脸,声音威严肃穆:“昨晚的事,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谢千澜笑得很撩人:“如果我不呢?”
   他话音落,这诺大的帐篷中却陡然暴起了一股凛然杀气,楚暮云的眸子里似乎掺了冰渣,整个人都冷到了极致,近乎于一字一顿道:“我会让你付出代价。”
   谢千澜简直要被他迷死了。
   有着这么淫乱的身体怎么又能这么禁欲呢?
   他心脏跳得极快,巨大的愉悦感蔓延至全身,激起了他强烈地征服欲。
   真棒,这位人界的领袖,真是太棒了!
   谢千澜没有再激怒他,只是意味深长道:“你的意思是再也不会和我做了吗?”
   “当然!”楚暮云毫不犹豫地回了他两个字。
   谢千澜轻轻咬了咬艳色的唇瓣,用着多情如雾地声音问道:“若是你又来找我呢?”
   楚暮云盯着他:“我绝对不会。”
   谢千澜回视他:“话不要说的太死。”
   楚暮云蓦地抬手,手掌死扣在他的白皙的脖颈上,似乎再用力就会将其掐断。
   谢千澜没躲开,反而眸色缱绻的望着他:“想要了来找我,我喜欢你这淫乱的身体。”
   楚暮云到底不会真动手,谢千澜的修为深不可测,若真是打起来,胜负难定,但让整个人界毁于一旦却是轻而易举的事。
   不能着了他的套,楚暮云熄了怒火,拿起佩剑,毫不留恋地走出营帐。
   谢千澜靠在墙壁上,懒洋洋地笑着:“好像被人用完就踹了呢,不过……没那么容易。”
   楚暮云阴着脸走出了营帐,一个上午脸色都没放过晴。
   人族的修者们一个个都战战兢兢,生怕自己做错点儿什么惹了尊者不满。
   楚暮云演了两天的鬼畜领导,零宝宝都有些担忧了:“那个……我给你下点肤白貌美的小受受洗洗眼睛?”他知道自家宿主是总攻,而总攻被人上了,还上了那么多次,咳咳……
   楚暮云:“我在演戏。”
   零:“啊?”
   楚暮云:“……”
   零:“哦哦!我懂了,这是在吊色欲的胃口!”
   楚暮云:“……”算了还是别向这个小家伙解释‘强大内敛的尊者人设不能崩’这个严肃的问题了。
   零:“~(RQ)/~宿主大人好厉害,心理素质太强大了,从总攻变浪受都能切换自如!”
   楚暮云:“……”
   这天然黑的熊孩子……他能申请退货吗!
   楚暮云说到做到,从那天开始便冷遇了谢千澜,虽然还时常带在身边,但也只是为了监视他,以免他离了他的视线会作妖,可却绝对不会和他多说一句话,连一个眼神都懒得奉送。
   好像那天晚上双眸迷蒙哭着求谢千澜是另外一个人,都说拔x无情,楚暮云无情起来,连渣攻都自愧不如。
   风平浪静了六七天,界壁处又有裂缝开启,楚暮云二话不说便带队出发,谢千澜自然也跟了上去。
   他算算日子,应该差不多了,不过这位尊者向来能忍,大概是硬挺了一天,不过今天大概是撑不住了。
   冰灵兽的发情期有三年,这三年每隔七天都需要纾解一次,而且第一次得到的刺激越多,后头便越是没法被轻易满足。
   那一夜……谢千澜敢说,这天下没有第二个人能让楚暮云这么爽了,所以……这三年,冰灵兽都别想能离开了他。
   更不要提,谢千澜还给他加了点儿料。
   按理说,今天就是极限了。
   那在无数妖兽之中,周身寒霜暴起,释放着无数惊天动地的法术的强大男人,估计已经全部湿透了。
   啧啧,谢千澜饶有兴致地看着,火热的视线几乎扒光了他那连领口都一丝不苟紧绷着的衣服……
   能坚持多久呢?
   谢千澜很有耐心的等着。
   楚暮云的自制力每次都能让谢千澜惊叹,他以为他会撑不过这场战斗,但没想到最后一个精妙绝伦的法阵轻松将战局归于平静。
   而战争结束,楚暮云径直向他走来,男人周身还沾着妖兽的鲜血,黑眸中有丝猩红,压低的声音里满是隐忍和克制:“你对我做了什么?”
   谢千澜笑得甜美妖娆:“那晚上都做了什么,你不是记得很清楚?”
   楚暮云正要发怒,这时候却有人赶了过来。
   “尊上,是少宫主的来信。”
   楚暮云猛地怔了怔,眼中一片复杂,原本无限期待的东西,这时候竟有些不敢去碰触。
   谢千澜懒洋洋地笑着,眼底满满都是恶意。
  
   第70章
  
   楚暮云接过了信,他没看,只是用最快地速度回到了营帐里。
   没有他的允许,别人是不会进来的,但谢千澜显然不在这个‘别人’的范围内。
   楚暮云没理他,他回到营帐,转身便去冲了个冰水澡。
   是真的很冰,能冻伤人的那种,而且楚暮云还特意撤掉了冰灵兽的防御,没有冰元素环绕,他可以体会到这刺骨的冰寒。
   可即便是这么冷了,体内的烈焰仍旧没有丁点儿想要退散的意思,仿佛血脉和肌肤分离了,由两片互不相连的神经掌管,一个冷如寒冰,一个燃着烈火,硬是不肯有半点儿的交集和融合。
   这样又冷又热的滋味更加难受,楚暮云心烦意乱地从冰泉水中走出,随意披了身浴袍,走了出去。
   他刚走出来便看到那一袭红衣的艳丽男子指尖夹了一封信。
   楚暮云毫不犹豫地伸手夺了回来。
   谢千澜也不说话,只是视线下移,一点点地从他性感地脖颈向下,似乎穿过了那单薄的睡袍,碰触上了这幅完美的身体。
   楚暮云被他看得身体燥热,但却不想再让他得寸进尺:“出去!”
   “昨晚你可是求着我不要出去。”他弯着眼睛笑,用异常温软的声音说着让人脸红心跳地话语。
   楚暮云:“我不管你对我做了什么,但你别妄想用这种低下的手段来控制我!”
   谢千澜:“我什么都没做,你身为冰灵兽却不清楚自己的体质吗?成年后的发情期有三年时间,每隔七日便会无法忍耐……”
   楚暮云当然知道这见鬼的设定的,但‘尊者’是不知道的。
   所以谢千澜这番话把‘楚暮云’震住了。
   “胡说八道!”他低喝出声。
   谢千澜微微笑着:“……你自己最清楚了不是吗?”话音落,他走近了楚暮云,白皙的手指抚上了他的腰,轻轻在一个地方按压了一下,这英俊的男人立马微微颤抖了一下。
   “尊上……”谢千澜贴着他的耳朵,暧昧低语着,“我没有什么企图,我只是很仰慕你,只是喜欢你,能为你排忧解难,我很荣幸。”
   这么说着,他灵活的手指动了动,那本就松散的长袍瞬间滑落。
   楚暮云捏着信函的手用力,他想要推开这个靠近的男人,可是身体的燥热已经彻底霸占了思绪,完全无法抵抗这股钻心的渴望……
   又是一夜。
   谢千澜这次是真被撩到了,一想到这在他身下淫荡的怎么都要不够的男人是白日那个冰冷强势的人族首领,他便兴奋地难以自制。
   做了不知道多少次,但毋庸置疑的是,这一次比上一夜还要爽上数倍。
   而事后,清醒过来的楚暮云再度恢复了冷冰冰的模样。
   他坐在床边,身上还遍布着疯狂过后的痕迹,英俊的面颊上还有些许潮红,可那双漆黑的眸子里却只剩下一片阴霾和藏得很深的无奈及懊悔。
   地上散落着两人纠缠到一起的衣服,在这些中央,有一摞信孤零零地躺在那里。
   昨晚,谢千澜让他在那样的状态下把沈水烟寄给他的信拆开了。
   又在那样无限羞耻的状况下,逼着他把这封信读完了。
   谢千澜看透了他的心思,所以才会这样侮辱他。
   可是他却做了。
   做了那么肮脏的事。
   这侮辱的不只是自己,还有……沈水烟。
   楚暮云面色僵冷,他不允许自己在清醒的状况下有丝毫软弱的模样……所以哪怕是这么狼狈了,他还是硬撑着,没有泄露丝毫情绪。
   他起身,走到了那凌乱的信纸钱,伸手将它们小心翼翼地收拢起来。
   若是仔细观察,能看到那微微颤抖地手指,暴露着它们的主人并不像表面上这么平静。
   谢千澜眯着眼睛看着,他下了床,箍住他弯下的腰,毫无征兆的,就这样撞了进去。
   楚暮云转头盯他:“谢千澜!”
   谢千澜含住了他的耳垂:“……不想让你的宝贝看到你这幅模样的话,就别拒绝我。”
   “你!”
   “谁让你这么诱人,尊上,你天生就是个欠艹的biao子。”
   楚暮云:你才是biao子,你全家都是biao子!
   骂完楚暮云又很不爽,从某种意义上他是谢千澜的父亲,这个全家骂的有些广……
   深吸口气,楚暮云平静下来,不撩疯这小贱人,怎么能虐到他?
   大清早又打了一炮,天色大亮他们才出了营帐。
   这次的战斗持续了整整三个月。
   谢千澜和楚暮云也颠鸾倒凤了无数个日夜,随着两人在床上越来越契合,在床下的关系也越来越僵冷。
   谢千澜是时时刻刻都对他笑面相迎,那双漂亮眸子里的爱意完全没法遮掩,整个营地的侍卫们都看得清清楚楚。
   反观楚暮云却从来不给他一个正眼,只要下了床,连半句话都不会和他说。
   不少战士们在私下里议论纷纷,都觉得尊上实在太冷酷无情了,谢千澜明显是爱他爱到了骨子里,陪着他夜夜笙箫,天亮了却理都不理,这也真是……
   哎,这么一个大美人,尊者怎么就忍心这么对他呢?
   可话又说回来,要真是不喜欢……那为什么又夜夜睡在一起?
   还真是只谈性不说爱?
   咳咳,虽然不该干涉尊者的私生活,只是这行为实在是……好渣啊!
   从那天晚上之后,楚暮云就再没看过沈水烟的来信。
   不是不想看,而是不想再被谢千澜给玷污。
   那天晚上的记忆太深刻了,以至于楚暮云都有些不愿看到沈水烟寄来的信函。
   虽然这几个月过得十分难堪,但时间却流逝的极快。
   等到界壁终于安顿下来,楚暮云终于可以起程回到天霖宫了。
   离开了这么久,终于要回去了,楚暮云竟有些近乡情怯。
   他有些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沈水烟,也不知道该怎么安置谢千澜。
   离开的时候,他说整个天霖宫只有他和沈水烟就足够了。
   他遣散了所有的女人,是为了给自己和沈水烟留下一个安静地环境。
   可现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