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必须向七个男人求婚怎么破!_第27章

小说下载:必须向七个男人求婚怎么破!作者:龙柒更新时间:2016-10-28点击:

心里,瞬间点燃了周身血液。
   想要与其一战!这样精妙绝伦的剑法,绝对能给他一场酣畅淋漓到毕生难忘的战斗!
   愤怒不可能会再拒绝了。
   晏沉和楚暮云同时这么想着。
   但是……
   凌玄只是稍微犹豫的时间长了些,开口后仍旧是那欠揍的几个字:“朵朵是我的。”
   楚暮云:“我一定是穿到同人里了,而且还到了无法直视的地步==!”
   零小声道:“这真的是魔界。”
   楚暮云:“但这不是我认识的愤怒。”
   零:“……听说,人总是会变的。”
   楚暮云:“可变态是不可能会变的。”
   零:“……”
   说到这个份上,楚暮云觉得自己是时候上场了。
   双方僵持着,一直安静的小兽人似是终于鼓起了勇气,用含着怒气的声音喊道:“我不会跟你们离开的!”
   凌玄和君墨同时转头看他。
   因为被注视,小兽人有些紧张,嘴唇都在微微颤抖着,但他却没有退缩:“我要留在照梅山,我要和晏沉叔叔在一起,我不会和你们任何一个人离开的!”
   君墨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凌玄笑:“朵朵别闹。”
   小兽人暴躁了:“我讨厌这个名字,我讨厌你,我……”
   “小云。”晏沉开口打断了他。
   小兽人立马停了下来,他转头看向妒忌帝尊,眼中全是依恋之情,干净的黑眸闪烁着,有些紧张还有些莫名的似乎连他自己都不清楚的担忧。
   晏沉走过来,手指温柔地触碰着他柔软的发丝,轻声道:“你答应过我,会听我的话,对吗?”
   小兽人不疑有他,连忙点头:“是的!云儿会听叔叔的话!”
   晏沉:“那么,你跟凌玄帝尊离开好吗?”
   小兽人蓦地睁大了眼,眼中的惶恐几乎要满溢出来了。
   晏沉眼睛不眨地看着他。
   小兽人不安极了,他慌乱地拉住紫眸男人的衣袖,手指不自在的蜷缩着,声音异常紧涩,似乎是被苦痛给填满,沙哑地如同在沙漠中饥渴了数十天:“晏沉叔叔……”
   他几乎是哀求的喊着他。
   晏沉嘴角挂着温柔的笑容,但眸中却一片冰冷无情:“乖孩子要听话的,对吗?”
   “我……我……”小兽人嘴唇苍白,笨拙地想要说出自己的心里话,可是却又完全不知道能说什么。他信赖晏沉,他说的话他几乎奉为神旨。他答应过晏沉的,应该要遵守;这梗是晏沉给他提的要求,他必须腰要做到,可是……
   太过痛苦了,那股无法言说的绝望从心底疯狂蔓延,最终被他胸腔中的冰冷浸泡,从热气变成了液体,顺着眼眶溢出,一大滴一大滴,将那黑亮的眸子染上了惊心动魄的光泽,却也哀伤到了极点。
   有那么一瞬间,晏沉体会到了一丝丝的心疼,就好像被一只细小的虫子咬了一下,没那么痛,可是也不容忽视。
   总会不舍得的,哪怕从未投入过感情,但养了这么久,又是个这么乖的孩子,如此全然地依赖自己,即便是单纯地雏鸟情结,他也会有所触动。
   这很正常,可这样的一点儿刺痛根本不足以动摇妒忌。
   “不要哭。”晏沉抬手擦拭着他的泪水,在他额间吻了吻,“你长大了,总会离开我的,你要习惯。”
   小兽人的双手神经质似的攥紧了晏沉胸前的衣衫,他似乎是太难过了,难过到了几乎无法承受的地步。可是……很较真,因为过度单纯而非常的认死理。
   他会始终如一的讨厌着愤怒,也会毫无保留地喜欢着晏沉。
   他痛恨愤怒所做的一切,又信赖晏沉说过得所有。
   因此……哪怕他不想离开照梅山,不想去愤怒那里,可只要晏沉说了,他就会做。
   这漫长的决定时间像凌迟的刀片一样,将这个可怜的小家伙折磨得体无完肤。
   终于……他抬头,无比虔诚地看着晏沉,用全是悲哀的哭腔说着:“我还有机会再见到您吗?”
   晏沉温柔的凝视他:“有。”
   小兽人深吸口气,用恋恋不舍得的声音说着:“我……我会……会很想你的。”
   这一瞬间,其实晏沉心中萌动了一个念头。
   如果这个小家伙说一句‘我爱你’,他也许真的会动摇,会考虑把他留下来,会尝试一下,将这份依恋转变为爱情。
   可惜,并没有这样的机会。
   这个小兽人……给不了他想要的。
   这一场角逐,愤怒是无可争议的最后赢家。
   他带走了楚暮云,但楚暮云知道,照梅山上的那位不会善罢甘休。
   从来不争的人,争了,那一定是势在必得。
   无欲无求的人,求了,那就绝对不会放弃。
   晏沉目送着愤怒离去,等到连个背影都看不到之后,他转头,紫眸微闪,深处全是浓浓地恶意。
   “你可以找傲慢帮忙。”他对君墨这么说。
   懒惰没有并没有回应他。
   但晏沉知道,君墨一定会去找莫九韶。
   毕竟,莫九韶有求于他。
  
   第35章
  
   千鸾峰上四季分明。
   照梅山是冰雪覆盖,寒梅盛放,但这里却已至秋季。树叶被秋风吹黄,挂在树梢上摇摇欲坠,若是来一阵稍微强些的风,它们就没了丝毫留恋,脱离了生长的树干,归入永恒的泥土。
   自从三年前,千鸾宫便再也没了生气。
   往日里那个在树下练剑的少年不见了,那个在庭院中看书的身影消失了,那个即便是身体孱弱到不能修炼仍旧会早起晨练的青年也再也看不到了。
   他带走了整座山的生机,如同坠地的枯叶,同养育自己的大树道出了一句‘永不相见’的诀别之语。
   三年时间,燕君卿已经从青涩的少年变成了英俊的青年。
   他知道了很多事,知道楚暮云深爱着莫九韶,也知道莫九韶却没那么深爱着楚暮云,至少在他活着的时候,这位傲慢帝尊所付出的感情是保有余地的。
   因为愤怒的一场大闹,楚暮云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换来了莫九韶的千年平安,同时彻底俘获了这位傲慢的从不将任何人放在眼中的尊上。
   燕君卿这三年和莫九韶的关系疏离到了几乎是陌生人的地步。
   他知道楚暮云是自愿的,可是却始终无法释怀。没办法面对这个‘间接’害死了楚暮云的男人。
   早在两年前,他便提出了要下山。
   那时候,莫九韶看都没看他,只是说了这么一句话:“他要你好好活着。”
   燕君卿完全僵直在那里。
   莫九韶并未抬头,只是温柔地抚摸着怀中青年的长发,缓声道:“两年时间,只要你彻底压制了炽火,便可以离开这里了。”
   燕君卿忍不住把视线落到那双眼紧闭的熟悉面孔上,可只是看了一眼,瞬间体会到了钻心裂肺的疼痛。
   他垂首,压住了嗓音里的颤抖:“好的。”
   终于,现在的燕君卿可以离开千鸾峰了。
   临行前,他想和莫九韶道别,也想再最后看一眼楚暮云。
   也许从此一别,再无相见之日了。可是这个给了他温暖,将他从噩梦中叫醒的青年将永远地留在他脑海的最深处。
   千鸾峰上数年如一日,燕君卿给莫九韶磕了三个头:“多谢尊上养育之恩。”
   莫九韶平淡地应了一声。
   燕君卿犹豫了一下:“尊上……”他话没说完,莫九韶便打断了他:“不能。”
   燕君卿眸色微黯:“我只是想看一看……”
   莫九韶:“天色太晚,他休息了。”
   燕君卿心脏如同被针一样难受:“尊上,云哥他已经……”
   莫九韶蓦地抬头,一双浅色的眸子里成了浓重的铅灰色,声音更是寒了冰碴一般的冰冷:“再说下去,我会让你永远走不出千鸾峰!”
   燕君卿猛地住了嘴,他眼中溢满了浓浓的苦涩,可是却真的……真的不敢再说下去了。
   并不是惧怕,而是不忍心。
   三年时间,谁都没有从那一天的阴影中走出来。
   燕君卿下了山。
   莫九韶没有回屋子,而是静静地坐在落满了枯叶的庭院里,独自出神。
   他面色十分平静,平静到了有些让人心慌的地步,他似乎在想着什么,可到底在想什么,却又没人能够知道。
   一阵冷风拂过,树梢抖动,大片的树叶飘落,有的散落到了他的发丝上,乌黑的墨发上金黄的叶子,极其鲜明的对比却让他整个人都显得异常孤寂。
   也不知道究竟坐了多久,直到有仆人躬身行礼,小声道:“尊上,懒惰帝尊来访。”
   莫九韶明显地怔了一下,接着他起身,浅白色长袍曳地,在大片枯叶中拖出了一条道路。
   重新休整过的千鸾峰,华美程度比以往有过之而无不及。
   君墨站在大殿之中,银发银袍,远远看去,那背影如霜似雪,沾不得半点儿尘埃,也落不上丝毫人气。
   某种程度上,懒惰和傲慢有着难以言说的共通之处。
   他们一个是对什么都不在乎,一个是对什么都不屑一顾。
   同样的清冷心冷,同样的对尘世间所有一切,漠不关心。
   可现在……这两人皆如同宣纸上点了墨一般,晕染开来,丧失了那份完美,反而成就了另一幅绝美的画卷。
   莫九韶对君墨做了个请的姿势。
   君墨道了谢,直接开门见山:“我可以帮你炼制还魂丹。”
   莫九韶陡然眯起了眼睛:“代价。”
   君墨看向他:“一个忙。”
   莫九韶:“你说。”
   君墨:“凌玄那里有一只冰灵兽。”
   莫九韶微微拧眉,冰灵兽他也有耳闻,这是一种非常稀有的灵兽,听说成年后实力非凡,而且会产出一种极为罕见地炼丹材料。
   傲慢问:“想要冰灵液?”
   懒惰应道:“是的。”
   莫九韶对愤怒和懒惰之间的纠葛很清楚:“这么说,凌玄竟然不要那可以压制境界的丹药?”
   君墨:“嗯,是他捡到的那只小兽,看起来非常喜欢。”
   莫九韶何等心思,马上就抓住了重点:“你想要的是冰灵兽。”
   君墨:“只有我才能让他产出最纯粹的冰灵液,而只有纯度极高的冰灵液才有用处。”
   莫九韶没再多问,因为再往下便触及到一些隐私了,懒惰会跟他说到这个份上,实在是因为真的有求于他。
   整个魔界,想要从愤怒手中拿走东西的人只怕是屈指可数。
   暴食可以做到,但是没人会想去和他谈条件。
   傲慢也可以做到,如果是之前的懒惰,大概君墨也没法请动他。
   可好巧不巧的是……傲慢需要一粒还魂丹。
   懒惰并不想炼制这种丹药,因为是逆天而行,炼成一枚后定然会生出无数麻烦。
   他讨厌麻烦,尤其是可能会环绕在身边的麻烦。
   但是……所有一切与那东西比起来,都不值得一提了。
   过了一会儿,傲慢开口:“我知道了。”
   懒惰问:“有需要的话,随时联系我。”
   “嗯。”莫九韶说,“到手之后我会去找你。”
   懒惰:“静候佳音。”
   跟着凌玄离开,楚暮云一直很安静。
   零宝宝小声问:“我们这次是要攻略谁?”
   楚暮云:“你想先攻略谁?”
   零:“本来以为愤怒很难,但现在看起来他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