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必须向七个男人求婚怎么破!_第16章

小说下载:必须向七个男人求婚怎么破!作者:龙柒更新时间:2016-10-28点击:

都不眨地看着他。
   “是‘愤怒’。”
   楚暮云听到这个尊号,整个人都怔住了,面色越来越白,眼底甚至升起了浓浓地绝望之色。
   莫九韶心疼地放软了声音:“如果是别人,我会直接帮你报仇,根本不会让他逍遥活了十年,但是……”
   他不需要说完,活在这个世界的人,谁不知道愤怒帝尊――凌玄。
   整个魔界最疯狂的人,他游走于整个世界,狂热的迷恋着战斗,他的天赋极高,修为可以称得上是当世第一人。
   更可怕的是他那千锤百炼出来的战斗意识,疯狂执着的求胜心,绝非常人所能想象。
   “难怪父亲您不肯告诉我。”楚暮云呢喃着。
   他和凌玄之间的差距太大太大了,莫九韶让他练到邵月九式才告诉他凶手是谁,指的并不是那时候的他能够手刃凶手,而是在达到那个境界后,他才能摆脱掉‘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稚嫩,从而真正看清两者之间的天差地别。
   莫九韶对他承诺:“不用担心,我会让愤怒为他做下的事付出代价。”
   零:“说的这么逼真,我几乎要相信了。”
   楚暮云:“就喜欢你这么甜。”
   零:害羞.JPG
   楚暮云:“他拉愤怒来背锅倒是合情合理。”
   零认真回忆了一下那位史上第一狂霸拽,当世第一吊炸天,认真回道:“哪怕是和愤怒当面对质,那位恐怕也会毫不犹豫地承认。”
   “有架打就嗨起来的家伙当然不会介意多点儿‘罪名’。”
   零宝宝有点犯难:“这样的话要怎么揭开真相?找妒忌帮忙吗?”
   楚暮云摇摇头:“傲慢有心要瞒着,便不可能让妒忌再来搅局。”
   说到底,妒忌两次的‘趁虚而入’,全是因为傲慢不在意,第一次甚至是有意促成,第二次虽然并非刻意,但也并未阻拦。
   不过这第三次,肯定不会让他再来捣乱。
   没了晏沉,楚暮云要怎么揭开‘莫九韶灭了楚家满门’这个重要情节呢?
   不难。
   有句话说得好:不作不死。
   莫九韶一心想要毁了他,而杀父之仇更是最重要的关节点,他铺垫了十多年的伏线,想在短时间内收起来,哪有那么容易?
   更何况,楚暮云太了解傲慢想要什么了。
   莫九韶忍不住,忍不住自己的本性。
   睡了一个好觉,第二天楚暮云神清气爽,伸了个懒腰,下床走了走。
   虽说修为全废了,但也只是回到了普通人的行列,之前的虚弱大多数是装的……不过的确是握不住剑了,这还真是挺遗憾,练了十年都有瘾了,这会儿不能碰,手痒。
   好在,他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身为一个自强不息的小白花,哪怕不能修炼了也不该从此成为米虫。
   千鸾峰的藏书丰盛,楚暮云还想在‘有生之年’全部看一遍记到脑子里,所以自然不会耽误时间。
   这一看又是几个月,楚暮云除了每日的坚持复健和锻炼身体,再也没有舞刀弄枪,反而是一头扎进了知识的海洋,玩命的看着医书和阵法书。
   这两样东西都是不需要任何修为的,若是能够学精,也会傲然站到这个世界的顶端。
   只是这两样东西都极为艰涩,很多人穷其一生都没法入门,但楚暮云显然不属于这‘很多人’里。
   莫九韶回到寝殿,便看到青年坐在窗前,翻着手里古籍,夕阳的落日透过薄薄的窗纱投射进来,落在他微微垂首的脖颈上,如同附了一层金光,美好且诱人。
   他走过去,悄无声息地从后方覆盖了他:“看什么呢?”
   楚暮云似乎是才察觉到他回来了,他回头,眸中全是喜悦:“父亲,你回来了。”
   莫九韶将他手中的《玄阳阵法》抽走,轻声道:“别这么累,多休息会儿。”
   楚暮云转身,仰头吻了他一下,才说道:“不累的,父亲,我喜欢这些东西。”
   莫九韶垂首看着他,忽然觉得而自己胸腔里的那颗心脏跳得很快。
   修炼了十年,从此不能再碰剑。
   卓然的天资,一夕间全部消失。
   可是眼前的青年没有低落,没有消沉,没有放弃,甚至还积极地找到了另一个方向,一个同样能够登至巅峰的途径。
   太漂亮了,这个灵魂美丽到让人心颤。
   莫九韶忍不住开始期待,倘若让他得知自己才是灭掉楚家的凶手,倘若让他知道眼前的一切都是虚假的,自己这个父亲才是造成他一生悲剧的罪魁祸首。
   那时候,楚暮云会怎样?这个美丽的灵魂会怎样?
   他还能这样不屈服,不低头,保持着这印到骨子里的骄傲吗?
   还是说会崩溃?
   亦或者是因为经历了惨痛而出落得更加美丽?
   无论是哪个结果,莫九韶发现,自己沉寂的心都在加速跳动着。
   这天晚上,楚暮云被伺候的相当爽,虽然他差点以为莫九韶又要忍不住把他给干了……但好在千年老处男【什么鬼】的自制力不是吹的,硬生生给忍住了。
   从这一晚上莫九韶的兴奋模样来看,楚暮云知道自己成功撩到了他。
   那么就只需要等着了。
   零宝宝最近在努力地争当一个不拖后腿的好帮手,所以恶补了一阵子后,他发现了一个问题。
   “炽火被压制了,接下来是不是有个重要情节要出现了。”
   楚暮云点头:“对,应该只有一两个的月时间了。”
   零忽然间福至心灵:“你是打算……”
   楚暮云:“宝宝你这么聪明了我有点儿不适应。”
   零:“……”
   变故发生在将要入冬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转冷,燕君卿却迎来了自己的生辰。
   莫九韶给他办了宴席,楚暮云送了燕君卿一份礼物。
   燕君卿看着自己手中的小玉瓶,好奇问:“云哥,这是什么?”
   楚暮云笑:“玉清丸,虽然品阶不高,但是我亲手练出来的。”
   燕君卿惊喜道:“云哥你好厉害!”
   楚暮云羞赧地笑了笑:“也没多厉害,折腾了好久才出了这么一小瓶。”
   燕君卿:“怎么会!听说炼丹是极难入门的,很多大师都是学习了几百年才勉强能够练出一味低阶丹药,可师兄你……”
   听到几百年这个词汇,楚暮云神色有些黯淡。
   燕君卿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有些着急。
   莫九韶接过了话头:“入座再聊。”
   宴席开始,虽然只有他们三人,但燕君卿也非常开心,全程都笑得明媚可爱。
   楚暮云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心里感慨:量身定做的媳妇儿就是养眼,想想日后会出落得更加动人,然后被满脑子都是热血的主角给拱了……
   这淡淡的心塞感,谁能懂?
   隔日,楚暮云答应了陪着燕君卿下山玩,莫九韶安排人做护卫。
   燕君卿出面,挺着小身板说:“尊上!我可以保护云哥!”
   这清脆的小声音,楚暮云只能在心里默念着:“别勾我别勾我别勾我。”
   能听到他心声的零宝宝:“……”
   莫九韶向来好说话,于是应道:“好,你们去玩吧,小卿要好好照顾你云哥哥。”
   得到鼓励,燕君卿眼睛明亮,更有干劲了。
   楚暮云:“讲真,我能体会傲慢的心情了,这么动人的小家伙,多招人虐啊!”
   零斟酌了一下:“你现在比他更招人虐。”
   楚暮云:“……”
   零:⊙-⊙?哪里不对吗?在傲慢这里,明显宿主大大比小君卿更动人,所以宿主更招人虐这逻辑没错吧!
   下了山,燕君卿玩得很开心,楚暮云全程都在等着人扑上来认亲。
   好在他没白等,在他们去酒楼用餐的时候,一个乔装成小二模样的男子进来,关上门后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激动地热泪盈眶:“少主!阿奴终于找到您了!”
  
   第21章
  
   虽然做足了心理准备,楚暮云没有选择喝汤这种危险动作,但当这位大兄弟扑进来的时候,他还是有些胃疼。
   所以说……这剧情还真是老套到让人喜极而泣啊!
   燕君卿最先反应过来,他抬手扬起一道火色光墙,将楚暮云护在了身后。
   楚暮云:“被媳妇儿保护的男人还是男人吗?”
   零:“是!”
   楚暮云:“嗯?”
   零对手指:“……我也好想被人保护。”
   楚暮云:“……”
   所以,零零的性别为男,还是个受,鉴定完毕。
   燕君卿一出手,那人立马警惕,向后退了几步,楚暮云可不打算让这么关键的人物跑掉,他上前一步,对护在自己身前的少年说:“小卿,等下。”
   燕君卿回头看他。
   楚暮云竭力保持着冷静,但是眉眼中的错愕还是没法掩饰,而那黑眸深处还有些惊喜和不可置信,他绕过燕君卿,看向那跪在地上的人:“你……你是……”
   当然了,楚暮云并不知道他是谁,这个身体十年前的记忆,他记得很模糊,哪里能认得出这位是谁。
   不过不用他说出来,那人抬头,一脸惊喜道:“少主!是阿忠啊!阿忠是老爷的贴身侍卫,阿忠……阿忠是看着少主长大的啊!“说到后头,这个中年男人直接崩溃大哭。
   楚暮云满脸震惊,忍不住走向前,燕君卿拦了他一下:“云哥,你真的认识他?”别看少年年纪轻,但悟性这东西是天生的,瞧这警惕性多高。
   楚暮云拍拍他手,声音里有难以掩藏的激动:“别担心,小卿,我认识他,我知道他是谁……”说着嗓音也哽咽了。
   燕君卿没再拦他,楚暮云几步走到中年男人面前,将他扶了起来:“忠叔,您居然……居然……”开了个头却说不下去了。
   楚忠也满脸泪痕,眼中的激动和欣喜是无论如何都掩饰不住的。
   楚暮云知道,接下来是重头戏了,而这些不太适合让小媳妇儿听,所以他擦了擦泪,转头对燕君卿说:“小卿,你能出去帮我把下门吗?”
   燕君卿始终不信任眼前的陌生人,所以不想离开。
   不过楚暮云很坚持:“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而且你守在门外,如果有什么动静,你也能及时进来。”
   燕君卿忍不住开口:“云哥……”
   “小卿,我想和他单独谈谈,是关于楚家的事……”他说着,声音哽塞。燕君卿一下子感同身受,想到燕家的满门血腥,心里难受的厉害,也就能体谅楚暮云的心情了,“我就在门外。”
   “嗯。”楚暮云把他送了出去。
   人一走,楚暮云随手画了个有隔音效果的小型阵法,转头便开始和这位阿忠同志两眼泪汪汪的续前情了。
   楚家上下几百口,唯一活下来的就只有这两个人,楚忠自幼被楚父养大,对楚家是一颗红心像太阳,忠诚得那叫一个独一无二。
   这十年他躲躲藏藏,一边寻找着楚暮云的下落,一边伺机报仇,可谓是历尽艰辛,尝遍苦楚,但却不屈不饶,绝对没放弃过。
   直到……他打听到了楚暮云的下落。
   想到这里,楚忠一个彪形大汉哭得痛心疾首:“少主啊!您怎么会落入那个魔鬼的手里,您怎么会被他给带回去了啊!”
   楚暮云眉毛微扬,知道好戏来了:“忠叔,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是尊上救了我一命,若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