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必须向七个男人求婚怎么破!_第15章

小说下载:必须向七个男人求婚怎么破!作者:龙柒更新时间:2016-10-28点击:

他自小饱读医书悟性极高,短时间内看出的问题恐怕连你我二人都及不上。”
   莫九韶狭长的眸子微眯:“他不会找你帮忙。”
   如果是为了压制炽火,楚暮云不至于舍近求远。
   晏沉:“但是,如果这压制炽火有危险呢?”
   莫九韶冷笑:“你觉得那东西对我会造成什么威胁?”
   “能。”晏沉笑眯眯的。
   他说出这句话,莫九韶却沉默了。
   如果说楚暮云不了解他的修为,但晏沉却绝对是这世间罕有的几个清楚的人,如果他这么说……
   晏沉没卖关子,他继续说道:“我特意回来看过,压制炽火不难,小云修为不足,但他聪明的用了万魔晶来进行辅助,又画了一个极为高明的聚灵阵,最终让炽火安静下来,可最后的时候,偃旗息鼓的炽火忽然爆发,将一缕凶火直接烙在了小云的灵魂上。”
   莫九韶猛然抬头看他。
   晏沉好整以暇地说:“发生这个变故,我也很意外,但让我更意外的是……小云很冷静,他似乎是早就预料到了。”
   说到这里,莫九韶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他凝眉,手指搭在了沉睡的青年的手腕上。
   凶火镌刻灵魂,除非死亡,没有其他办法能够祛除。
   燕君卿一生都摆脱不了凶火,但他体内的凶火强大,可以为之所用。
   楚暮云体内的这缕凶火虽然极度渺小,但却承载了这个被压制亿万年的凶物所有的怨恨和不甘,除了给宿主带来无穷无尽的痛苦,再没有任何用处了。
   晏沉感慨一声:“这孩子真是天资极高,千鸾峰上的藏书,只怕被他看遍了,要不怎么能知道这压制凶火会有这么凶险的一步?他知道,若是你在千鸾峰,你一定会出手压制炽火,而这凶火压制容易,最后的凶火之毒却是无解,他不想让你被这鬼东西纠缠一生,所以自己主动承担了。”
   莫九韶一动没动地坐在那里,唯独修长的手指攥拳,指甲刺入了掌心。
   晏沉视线落向床中,他的视线里满是怜惜但嘴角的弧度却充满了恶意的愉悦:“……真是个情深义重的善良孩子。”
   莫九韶转头看他,一双眸子极冷:“滚!”
   晏沉已经得偿所愿,自然不会再惹怒他,他轻飘飘地笑着,离开得无声无息。
   已经晚了,莫九韶的体质别人不知道,他会不知道吗?
   色欲设下的禁制真是妙极了,只要谁和傲慢有了鱼水之欢,轻则伤筋动骨,重则成为废人。
   楚暮云废了,这辈子都别想习武了,那么高的资质,年纪轻轻就将邵月剑法练至第八式,可现在……恐怕连剑都握不稳。
   而这些,都是莫九韶一手造成的,被自己心爱的人伤成这样,得多么绝望?
   晏沉越想越开心,嘴角那病态的笑容没了丁点儿掩饰:这么好的孩子,为什么不是我的?
   ――既然不属于我,那谁都别想得到!
   零闭关一晚上,醒来简直惊呆了:“发生了什么!”
   楚暮云懒洋洋地:“嗯?”
   零:“傲慢的头像四个角全亮了!”
   楚暮云笑了笑,没出声,但心里却有数了,看来晏沉昨晚有认真地‘伤害’莫九韶。
   虽然痛得要死,而且修为全没了,但值,很值。
   四个角全亮,那就只剩下最后一击了,也是他送给莫九韶最后的礼物。
   零这时候才发现宿主的身体:“为什么你的修为全没了……”
   楚暮云:“废了。”
   零:Σ(°△°|||)
   楚暮云:“想要攻略傲慢,总得付出点儿代价。”
   零忽然沉默了下来。
   楚暮云说得轻描淡写:“好了,从和你约定的那一天起,我便做好了心理准备,这七个人是我写出来的,要怎么攻略他们,需要付出多大的代价,我很清楚。”
   零没出声。
   楚暮云笑了笑:“只是你别忘了履行承诺。”
   零说这句话的时候,意外地恢复成了最初的电子音:“一定。”
   听到这两个字,楚暮云扬了扬嘴角。
   楚暮云睡了整整三天三夜,而莫九韶也守了他这么久,衣不解带地照顾着,连一步都没离开过。
   伤筋动骨好治疗,三天时间足以全部恢复了,但是修为……却再也没法挽回了。
   不止修为,元丹严重受损,没了积累灵力的地方,这一生一世楚暮云都别想再修炼了。
   这才是成了真正的废人,哪怕莫九韶能用各种药物绵长他的寿命,但这漫长的生命对楚暮云来说,恐怕也只是另一种折磨。
   莫九韶这几天脑海中一直浮现着那个舞剑的青年,他姿态英凛卓然,气势翩若游龙,那份无形中流露出的自信和洒脱如同一根根柔软的羽毛,轻飘飘地落在心脏、上,带来了一阵阵细微但却不容忽视的颤动。
   最初莫九韶收养这个孩子的目的不单纯,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开始期待。
   期待看到这个温柔少年骄傲的一面,期待看到这个羞涩的少年自信的一面,期待看着这个全心全意地信赖自己的青年,那自在随心的一面。
   可惜了……
   这么资质卓越的青年,再也不能站到高处,再也没法看到他意气风发的模样。
   楚暮云醒来,一眼便看到了莫九韶。
   他本就苍白的面色似是又白了白,他试图起身,却因为身体的绵软无力而满目震惊。
   发生了什么?
   莫九韶轻手轻脚地将他抱起,声音低缓,里面的心疼毫不掩饰:“对不起。”
   楚暮云猛的一颤,他抬头,一眼望进了那布满深情的浅灰色眸子:“父亲……”
   “我都知道了。”莫九韶怜惜地在他额间吻了吻,“是我的错,让你受苦了。”
   楚暮云眼中的神情极其复杂,但很快,他敛眉,轻声道:“与父亲无关,是云儿自作主张。”
   莫九韶抱着他的手臂蓦地用力,楚暮云现在的身体极为脆弱,这样的力道若是以前根本不会在意,可现在他却吃痛地闷哼出声。
   莫九韶回神,松了手,向来淡漠的声音里有了丝慌乱:“伤到你了吗?”
   楚暮云这时候也发现了自己的异样,他看着自己无力地双手,颤抖地问道:“我的身体怎么了?我的修为……”
   他说出这句话,周围的气氛却陡然陷入了极深的沉默之中。
   过了似乎很久,莫九韶才开口:“我一直没抱你,是因为我特质特殊,曾经……”
   他缓缓地说出来,楚暮云也跟着睁大了眼,原来父亲不是不想要自己,而是不敢要,他只是在保护他,可是……现在……
   楚暮云面色白得可怕:“父亲,我以后……就是个废人了吗?”
   莫九韶心疼地亲吻着他,声音轻柔地似是在哄着幼儿的摇篮曲:“没事,我会想办法的,只是需要些时间。”
   楚暮云一动不动的。
   如果有办法的话,莫九韶何必要被这禁术折磨近千年……
   他只是在安慰自己,楚暮云很清楚。
   莫九韶知道楚暮云聪慧,必然是瞒不过他的……他抱着他,埋在了他细滑的脖颈里,用低缓的声音承诺着:“没关系,即便你不能修炼,但有我在,我会守护你,生生世世。”
   楚暮云整个人都僵直了。
   莫九韶的声音如同天下最动听的和弦,砰然响在了他心脏最深处:“小云,我爱你。”
   仅仅是五个字,却让楚暮云放下了所有的紧张和不安,他转头,非常认真地看着莫九韶,两人就这样对视着,似是都想穿透对方的眼睛看到彼此的内心。
   最后,楚暮云笑了笑,双眸深情似海:“莫九韶,我爱你。”
   莫九韶怔了怔,下一瞬,他低头,吻上了他。
   ***
   楚暮云养了整整三个月才终于能走出屋子,这期间莫九韶寸步不离地照顾着他,如果说傲慢帝尊以前便已经把他捧在了手心里,那现在更是宠上天了。
   直到楚暮云彻底康复了,并且再三保证自己没事了,莫九韶才去处理那些积压许久的事物。
   但即便如此,他也是在下午的时候早早赶了回来。
   而刚走过来,还未进到院子,他便站住了。
   晚秋时节,到处都是艳红枫叶,而此刻一抹浅蓝色的身影在大片红色之中尤其显眼。
   青年有着高挑的身板,笔直的后背,穿着一身劲装,勾勒的体型分明,性感诱人。
   他手中握着一柄墨色长剑,本该流畅洒脱的动作在这时候却笨拙的像个刚刚握剑的孩子。
   甚至在一个突刺时,长剑脱手,他整个人都踉跄了一下。
   莫九韶太久没有体会过真正的心疼了,可这一刻,他尝到了这滋味。
   整整三个月,楚暮云从未提过练剑的事,他认真地配合治疗,乐观地面对无力的身体,没有半点儿怨言,甚至在莫九韶低落的时候,他还巧妙地安慰着他,让他不要愧疚自责。
   但这一刻,莫九韶看到了他掩藏在坚强之下的脆弱。
   不愿意让任何人看见,只能独自面对,这是一份印到了骨子里的骄傲。
   莫九韶顿住,在青年坚持不懈的挥剑中站成了一个雕像。
   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青年体力耗尽,无力地坐倒在地,他才走过去。
   楚暮云在看到他的瞬间,快速地丢开了长剑。
   莫九韶什么都没说,只是轻手轻脚地将他抱起来。
   在回屋子的路上,一直沉默的楚暮云忽然开口,沙哑的声音里溢满了疲惫和再也无法掩饰的痛苦:“父亲,我练不到邵月九式了,我……要怎么给楚家的亡魂报仇雪恨!”
  
   第20章
  
   听到这话,傲慢帝尊微怔。
   十年前,楚家灭门,莫九韶在一片火海中发现了这个狼狈的少年。
   他把他带回千鸾峰,悉心养了十年,为的是什么?
   熟悉莫九韶的人会知道,他只是单纯地喜欢培养,喜欢亲手塑造漂亮的东西,就像有人爱好养花养草一样,而他喜欢养人。
   因为相比较无心无欲的草木,善变的人,要有趣得多。
   而养到极致后,他等待的是那种将其彻底折断的快感。
   越是完美,粉碎的那一瞬间越是美丽。
   越是干净,染黑的那个时刻越是惊艳。
   毫无疑问,他怀中的青年已经完全成长为能让他获得巨大快乐的美味果实,可是……他却不想这么早将他折断。
   傲慢帝尊垂眸,温柔的吻落在他额间,声音轻缓迷人:“你无法继续的事,我来继续好不好?”
   楚暮云抬头看他,漆黑的眸子里有水汽环绕,但他却倔强地不肯让它们流出来:“父亲,你能告诉我,到底是谁,是谁……”
   楚家最后的破灭绝对是楚暮云心头的一根钢针,只是稍微提及,便是钻心蚀骨的剧痛。
   莫九韶轻叹口气:“我之所以一直不肯说,是怕你年轻冲动。”
   “到底是谁!”楚暮云攥紧了他的衣服,蜷缩的手指,指关节凸起泛白,显示着他怔在竭力压抑着自己的恨意和不甘,“我已经再也没办法修炼了,我没办法练至邵月九式……父亲,告诉我吧,求你了,告诉我!”
   青年那隐忍的姿态让人心生怜惜,莫九韶安抚地吻了吻他:“我告诉你,但你要听话,一切都等我安排,好吗?”
   “好!”楚暮云眼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