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春抄_第25章

小说下载:春抄作者:殿前欢更新时间:2015-04-25点击:

投射下来,细小的沙尘也似被镀了金,缓缓流泻,几经折射,最后照进天坑那个终日不见阳光的平台。
  
     第九重门打开了,依照以往经验,会开至多两个时辰。
  
     在平台正中,太岁右臂微创,跟前站着那绪,而少昊则领着六位上神,站成七星之势,将他团团围住。
  
     太岁颓肩,右手食指轻轻搁在唇边,笑得恣意而又轻蔑。
  
     “一众手下败将,今天的新花样,是要将我打进第九重门?”他道,环顾四周,最后看住了那绪,“然后呢,你要再次挖心,诅咒我永不得出?!”
  
     言犹未落,他已一脚踢起沙尘,而后赴全身之力,向那绪压去。
  
     一击杀之,而后速退。
  
     太岁拿定主意,通身气息涌动,血液升温,似在燃烧。
  
     青鸾的歌声就在这时响了起来。
  
     用上青鸾的声音碎片,躲在暗处的观开始吟唱,倾尽全部身心。
  
     春抄。
  
     袅袅间天地静寂,这声音柔若无骨,却无处不达,穿越一切缝隙。
  
     夜尽,但黎明却未到达。
  
     血涂一地,一个人孤独跋涉,走到时间都成了尘灰,路却永没尽头。
  
     可为了什么,自己却不肯放弃。
  
     是什么,在亘古寒冰下脉脉涌动。
  
     又是谁,在天地那头,白衣皓首,终等他来。
  
     曲调婉转,不急不慢,似一盏烛火,并不强烈,却慢慢照亮了那人的眉眼。
  
     一刹那间,春回大地。
  
     “那绪。”
  
     莫涯轻声,从长梦之中醒来,伸出手去,似乎穿越万水千山,摸了摸他脸。
  
     历经万苦,两人终于相聚,虽然只有一首曲子的时间。
  
     那绪深吸口气,平复心情,拿出了那枝上上签。
  
     少昊滴心血浇灌的魂眼放在签头,隐隐生光。
  
     “人的这三只眼,和心脉相系,少不得。”看魂眼没进莫涯额头后,那绪轻声,“你以后要清心寡欲些,毕竟这魂眼受过创。”
  
     言语很平淡,和平素的他没有什么差别。
  
     “你试着集中意念,白帝大人会帮你运阵,内外结合,应该能把太岁从你身体里赶出去。”
  
     再一句,还是很平淡,调子是根直线,所有情绪起伏都被克制。
  
     说完他就抓住了莫涯的手,不紧不松,十指相扣。
  
     春抄唱到酽处,青鸾的声音低回婉转,万物萌醒,脉脉绽放。
  
     莫涯的眼圈莫名有点湿,道:“如果真能赶出去,我们跟高守回他的横山,据说那里地肥,獾子满地窜,山后还有一片杏林,水边芦苇八尺高,适合野合!”
  
     那绪仍握着他手,低声说了句好。
  
     “我也不再穷究我的过去,不再犯贱,像文艺片里说的,就活在当下。”
  
     那绪又说了声好,低头,不敢和他对视。
  
     “第九重门,你选在这里,是找到法子把太岁再关进去了吗?”
  
     那绪一顿,抓住他手的五指微微颤动。
  
     “这个法子是什么?”莫涯勾了头,深深看他。
  
     一直以来,他都不算聪明,但要看透和尚,却还是绰绰有余。
  
     那绪答不出来,本来编得再圆满不过的假话,在这时这刻,竟一句也说不出口。
  
     于是那个答案,就在他的沉默间昭然若揭。
  
     曲子仍旧在唱,故原风来,恬淡美好。
  
     就好像他们真的到了横山,摘杏子酿酒,烤獾子肉,醉倒在水边,芦苇荡漾,春风挠着脚心。
  
     莫涯觉得嘴里发苦。
  
     “闭嘴!”片刻他道,声音嘶哑,想也不想,便一记掌风朝远处的观拍了过去。
  
     “不要!”
  
     那绪脱口而出,毫不思量就闪身,过去接他这一掌。
  
     掌风回旋,莫涯收势,但这一掌不轻,还是将那绪震开了几步。
  
     咫尺开外,那绪欲言又止,万般纠结,无从说起。
  
     “如果这曲子停了,你可能永远不会再醒来。”
  
     终于,他找到一个还算合适的开头。
  
     莫涯静默,看着他,鼓励他继续。
  
     “太岁得到我半个觉魂,变得无比强大,犯下许多罪孽。”
  
     莫涯神色淡漠,这个理由用来说服他,看来不够。
  
     “此事归根结底,是由我挖了颗心给他开始,所谓因果偿报,我不能不理。”
  
     还是不够。
  
     “椴会已经死了,我亲手结果的他。我没有问到你一直想要的那个真相,但我希望,你能撇下过往,不再被太岁纠缠,不再下油锅,不再被折磨,过些个平常人的普通日子。”
  
     轻风拂面,曲意绵绵,莫涯有一丝动容。
  
     “这曲子叫什么?”过一会他问,似乎心绪已平。
  
     “春抄。”
  
     “春抄……,于是你的意思是,你再挖一颗心,我摆脱了太岁,就可以喝喝小酒唱唱曲,偶尔去妓院嫖个妓,欢欢喜喜迎来我的第二春了么?”
  
     那绪失语。
  
     “曲子已经过半,再不运阵就来不及了,请两位少叙些情,以天下苍生为念吧!”
  
     身后,不知是哪位上神义正严辞。
  
     莫涯牵起嘴角,霍然转身,看向那些高高在上的天尊们。
  
     “天下苍生?那是个神马东西?!”他道,冷笑,干涸的嘴唇破裂,字字带血,眼眸隐泛金光,渗出一股魔意。
  
     义正严辞的上神吃过太岁的大亏,不由后退一步。
  
     那绪这时过来,掌心微凉,轻轻握住他的手。
  
     火烫遇到冰凉,莫涯顿时醒了。
  
     他是和尚,那绪和尚。
  
     就算自己不介意堕落,舍身为魔,他也不会情愿跟随。
  
     他念了许多经,喝了许多墨水蒙了心,会觉得再挖颗心,救了自己也顺便救救苍生,是最最合算的交易。
  
     风里含霜。
  
     那绪缓缓吐字:“苍生里有日夜鏖战昆仑的谛听和高大人,有在不眠不休坚守衍云寺大师兄和那嗔,这苍生尘埃千万,羁绊心魔风景,那绪却依旧无法辜负。”
  
     最温柔的人往往最执拗,事情看来已经无可转圜。
  
     莫涯却舍不得放手,也不肯放手。
  
     连佛祖都答应了这一世他们可以在一起,怎么能放手?
  
     天地不仁,那光彩灿灿的第九重门,并不能将他们渡往幸福。
  
     莫涯愣神,看着那扇他曾经不顾一切寻找的门,看了许久。
  
     大概是愿望太过强烈,突然之间,有道灵光在他脑里一闪。
  
     “如果我走进这扇门,在里面,醒的会是我还是太岁?”他道,不知为何莫名坚定,朝少昊望了过去。
  
     “太岁在门内已经近三千年,内里魔劫场伤他内元至深,如果进去,他积重难返,意识定争斗不过你,只要再过一十三年,他的魂魄便会烟消云散。”
  
     片刻后,少昊作答。
  
     “也就是说,进去之后,醒的一定是我?”
  
     少昊颔首,终于抬起他偏灰的眼眸,聚焦在莫涯脸上,道:“是,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如果我自愿进去,并保证绝不出来,和尚岂不是就不用挖心了!”
  
     “那里是魔劫之场,进去之后,你会日日受万雷穿心之苦。”
  
     “我活了二十六年,有二十年都在受苦,各种名目各种花式,苦这种东西,受着受着也就惯了。”
  
     “受了苦,吃了疼,你会翻滚。若开着这扇门,你不可能不夺门而逃。”
  
     “我能,我生来下贱,是个自虐狂!”
  
     “别再听他胡闹。”那绪闻言过来,不再犹豫,捻指便开始催动缚身咒:“我绑住他,白帝大人你快运阵!”
  
     “好!和尚你绑就是,来日我活着,一定活够一十三年,下油锅万人骑,没雷我去找,天天劈,劈够十三年,一天都不带少!”
  
     那绪顿住,那咒抽了个丝,轻飘飘随风跌落。
  
     “这门是我打开,如果需要你再挖颗心,将门关上,和尚,你以为我可还有理由原谅我自己?”
  
     那厢莫涯怆然。
  
     “我不喜欢说肉麻话。”他道,看着那绪,“但是和尚,我想你知道,下油锅穿心雷,这些并不是万劫不复。”
  
     “失去你,才是万劫不复。”
  
     在最荒凉无常的大漠,最温柔绵和的曲子里,这话由向来最没有正形的莫涯说出来,别有一番滋味。
  
     那绪直立,感觉无法自持,终是流下泪来。
  
     “我以我死去的父母和弟弟起誓,踏进此门之后,一十三年内,绝不外出半步。”这一刻莫涯转身,再无犹疑,伸出两指,与少昊对视,而后撩起衣襟,双膝缓缓点地:“苍天在上,就请各位上神,放过我家那绪。”
  
     无法无天的凡人跪伏在地,祈求恩赐。
  
     求天恩赐。
  
     少昊失言,宿疾如潮,一波波朝他涌来。
  
     头疼到欲裂,视物也开始不大清晰,但他的听力,此刻却异常灵敏。
  
     上神们七嘴八舌,在规劝他万万不可。
  
     而那曲春抄,依旧在不依不饶唱着。
  
     白泽的春抄。
  
     他曾说,何谓是春,是心生萌动,是不弃不离。
  
     他说他不懂。
  
     他说他比不上青鸾。
  
     他说:佛法有尽,你万千种慈悲,也敌不上真爱。
  
     曲子绵和,但这一曲春抄,快要唱到尽头,也透着一点悲哀。
  
     沙漠又起风了,第九重门,行将关闭。
  
     少昊抬头,不知是朝向何方,也不知是向谁,长长长长叹了口气。
  
     尾声
  
     时光流逝,白马过隙。
  
     一年接着又一年。
  
     雨打叶摇,风动花落的日子里,访友的谛听给那绪带来了那嗔的信。
  
     那绪笑容优雅展开信,看完后,端端正正地将信重新折好,缓缓道:“那嗔的字,进步不小。”
  
     谛听点头表示同意:“这小胖子很卖力。”
  
     之后,谛听喜感地一笑,眉眼弯弯,拍拍那绪的肩,与好友说着让天都暖起来的故事。
  
     远处人间炊烟袅袅,钟鼓楼声起,又是一天,那绪在门划下“正”第四笔。
  
     谛听道:“我可以费点神,帮你听他的心声,现在过得好不好。”
  
     那绪看了一眼门上他划的一个一个“正”字,摇头拒绝了。“我知道他在努力,我也相信他一定会活着出来,如此足够了。”
  
     谛听问:“不怕他忍不住毁约闯出来,累及你的性命?”
  
     那绪答:“不怕。”
  
     “那……你也从来不担心,紧张他的生死吗?”
  
     那绪手抚门楣,慢慢地垂下眼,笑而不语。
  
     一开始可能是有些惶恐不安,不过后来,他便大彻大悟了,到时候莫涯若不出来,他就破门而入,至多他也死在里头。
  
     至多至多,是这么个结局。他那绪能够承受起。
  
     谛听收住笑意,正经八百道:“那绪,他活着。”
  
     那绪一愣,旋即嘴角弯起一个漂亮的弧度:“多谢。”
  
     谛听朝那绪点点头,转身离开,紧接回头又道:“白泽和青鸾的命批已改,下世会结善缘,白帝大人亲自改的。他让我转告你,逆天的结果由他来受,不要你那十世善果。这对他而言,其实不易。”
  
     那绪微微点头。
  
     迎面细雨微风,诗情画意,一只蜉蝣在尘光中静静飞舞。
  
     一十三后,莫涯会从门内出来。
  
     这希望微渺而又强悍,如同那只蜉蝣,在他心里不断回旋。
  
     待谛听走后,那绪重新拿出了小胖师弟的信,背靠着门坐下,深吸了口气,开始念信。他努力让心绪平静,吐出的字音不再模糊。
  
     师哥、哥哥:
  
     安好。
  
     多年不见,小僧已长高良多,且只胖肥少许。
  
     师哥,我已找到了月老的种子,师哥说过只要用心种下月老种子,天天祈祷,待它发芽,开花,结果。果熟落地之时,便是你们回来之时吗?所以,我一直很努力种它,浇水、施肥,给它讲故事。
  
     然,年华蹉跎,它还是那么一点点的嫩芽。
  
     不过,我相信它一定能开花结果,果熟地落……
  
     一字一句,那绪看得仔细,读得认真,即便他知道门后的莫涯什么也听不到。
  
     门那边。
  
     莫涯正努力屏息。
  
     其实,门里门外并不是完全隔绝。
  
     在某些时候,他能听见那绪絮絮叨叨:“我知道你听不见,但我还是想和你说话……”
  
     这种时候,他就会屏息,不发出一点声响。
  
     因为嘶吼挣扎太过,他的呼吸现下非常恐怖,像十只破漏的风箱一起在拉。
  
     那绪的信快读完了,小吃货居然也长了学问,写的信蛮是通顺。
  
     在和尚换气的时候,莫涯也小心换了口气。
  
     再然后,和尚就不说话了。
  
     莫涯侧耳,不确定他是否已经离开。
  
     这种时刻,最最难熬。
  
     难熬的不是万雷穿心,而是那道未被封印的门,以及门后虚掩的自由和解脱。
  
     所以他决定做一件无聊又狗血的事,在心里排演默片,练习和和尚见面要说的第一句话。
  
     在想象当中,他时而风风火火,道:“和尚,我出来亵渎你了!……有点肤浅。”
  
     时而淫笑:“那绪,我好想你。不行,太娘了!”
  
     “那绪,我真的非常、非常喜欢你!……语气是风轻云淡好呢,还是撕心裂肺好呢?”
  
     练到他都觉得自己无比好笑时,门外所有动静消失,两个世界隔绝。
  
     莫涯终于可以大声喘气,在门上画上“正”字的第四笔。
  
     然后,他背靠住门,继续喘气。
  
     他信自己一定会活着出去,而且他信那绪一定会等他出来。
  
     之后,一切安康,春回大地。
  
     门里门外,门上的“正”字正正反反,重合在一起。
  
     天衣有缝的重叠,大致正正好好,不偏不离,也算不离不弃。
  
     情无所起,一往至深。
  
     谛听抬头,不远处高守负手而立,气势上好地等着他一同回去。
  
     谛听笑容温暖。
  
     一定会开花结果,一定会果熟地落。
  
     那时候,必定春暖人间。
  
     树下,那嗔放下经书扬起眼,花叶正婆娑。
  
     一定会开花结果,一定会果熟地落。
  
     必定春暖人间。
  
     花落了又开,开了又落。
  
     从从容容。
  
     “我就是想来亵渎你。”
  
     “傻和尚。”
  
     “我跟佛祖借了你一世,佛祖没吭声,就算答应了。”
  
     “苍天在上,就请各位上神,放过我家那绪。”
  
     进门那刻,莫涯回过头,说:“那绪,我爱你。”
  
     ……
  
     一定,花开善果,果熟而落。
  
     春至。
  
   本作品由 www.danmeila.com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书友上传分享
   本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下载24小时内删除,喜欢该作品请支持作者购买正版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